2015-08
16

小军包的第二春

By xrspook @ 17:31:16 归类于:烂日记

每个星期六我都挺期待早上跑完18K,回到外婆家洗完澡吃完早餐写完blog,然后就背起小军包出门到处逛。对!是小!军!包!大学军训的附属品,在我的衣柜角落里丢荒N年,我不知抽起了哪条筋,重新拿出来用。

为了表明我不是穷到那个程度而是有点装文艺,所以我特意在上面别了一个银白色的NB圆形饰物,也扣了个橙色的的小米绕线器。但实际上我最想干的是在上面用红色纺织涂料写上“如果血液不沸腾 血管里流的就是水”,要用“方正藏体简体”字体,当然如果我太懒不想先刻个胶版再印上去,直接手指写上就可以了。这么一来,我的绿色小军包就是独一无二的,那就完全不是穷而是完全的装文艺神器了。为什么会抽风成这样?估计跟我在《地球上的星星》里看到美术老师背着个白色的“为人民服务”(文字上方当然有毛爷爷,但被红色的X咔嚓掉了,笑晕我了好吗!)包有关。古老当流行是经常有的事,就结实程度而言,小军包是杠杠的,整体麻布,扣子全部都是铁的。提到“铁”这问题,有可能是“年事已高”也可能是我比较大汗(但如果油漆没掉即便泡海水也不容易锈出来的好吗),反正上上周我发现胸口调节长度的口子生锈了,那天我穿的是Nike Women’s 15K Guangzhou 2015的嫩橙色背心,刚好锈迹就落在白色的烫印字体上。幸好是在烫印上,而且不是很严重,才洗得掉,如果是在布料上,估计我就得哭了。什么能洗铁锈?草酸?高中化学老师绝对说过,但我已经…… 但我居然还记得跟我说铁锈用什么洗的那个老师是个高考化学满分的怪咖,是在一次周一下午的化学趣味选修课上说的,那只是他的即兴,实际上他主要教我们的是如何做好化学式的配平。

地球上的星星.Taare.Zameen.Par.2007.双语字幕.HR-HDTV.AC3.1024X576.x264-人人影视制作.mkv_20150816_164424.361

回到周六,回到小军包哈。为什么是那个不是别的?!其实在小军包之前我背的是Nike Women’s 15K Guangzhou 2015的黑色麻布束口袋(这东西是个存包袋。是我跑步比赛里得到过最好的存包袋,木有之一!),Nike Running的翅膀图案是深灰色的,不认真看挺难看出来,虽然用的是发光烫印,绳子是荧光绿的,整体结实,挺好。但夏天啊,背着个吸热的黑色,还完全贴在背上,热死了!包包看上去不大,但能装东西不少,我是那种不塞满不罢休的人,所以细细的绳子挺勒的说。夏天还是用斜挎的包靠谱啊~ 不知道哪天,我脑洞大开,把衣柜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了压在角落里被遗忘多年的小军包。

从前我总是不遗余力地买包包,各种包,大的小的双肩单肩。我妈经常投诉我买N多的包,全部都丢在家里,尤其经常丢在客厅某张单人木沙发上,那里完全不能坐人,我的包还经常“踩过界”到其它木沙发上,于是,妈妈就发飙了……

我最爱的始终是斜挎包,只用右肩到左胯的方式,包包主体刚好顶在PP上,无论大的小的都那样。妈妈那辈人,左右两个肩膀总有一边是有个肉块的,那是当年他们用扁担挑各种东西的后遗症。初中3年,我背的都是硬朗且厚重的斜挎包书包,我早就练就神一般的斜挎力矩模式了,幸运的是,我至今都没“挑”出妈妈肩膀上的“肉垫”。斜挎方式想把我背得很痛苦那是不可能的。如果穿的是背心,如果包包的带子刚好压在皮肤上而包里的重量又较大,可能会勒出些红色印痕,但那跟累不累痛不痛没关系。斜挎重物对我来说,那是一个肩膀、前胸、胯部三点一线的受力体系(OMG!物理出来了!我最讨厌的力学!)。但无论怎么说,斜挎始终不是背重物的最佳方式(单侧单肩背重物更加是糟透了!),所以我的双肩包通常是为了要用来装载运输匪夷所思重量的东西。

周六的闲逛我必须带上薄长袖(因为夏天我通常穿的是各种类型的背心,一上空调公交车或者进入空调商区我就穿上),750mL的水,6寸kindle阅读器,纸巾,面包片,可能还有个苹果(因为早上10点多吃完早餐下一顿正餐就是晚上6点的晚饭了。我完全没有在外面随便吃的习惯,但可能会买水、豆浆或牛奶),遇到可能会下雨的天,还得带上雨伞。我的新配置还有一顶红色的cap。这些东西,小军包游刃有余~ 从前我带着一桶软键盘出门,到某个合适的地方用OTG连接手机写blog,这样会让包包略显臃肿,但如果我写完blog再出门就没有这个烦恼了。唯一的问题只是如果我要在路上买些什么,小军包很多时候都是装不下的,所以如果我打算买些什么大型的,我就得考虑额外带上购物袋。

潮流神马关我屁事,能满足自己需要的就是最好的配置。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