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
18

恐慌

By xrspook @ 13:00:47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搭同事的车回广州的时候,我有惊魂感觉的。首先是一出单位我就已经被她吓一跳了,她居然可以把车一开到马路上就双眼盯着手机找导航路线,不看前方,双手也脱离方向盘。我们那条路上的车虽然不多,但绝大多数都是大货车,显然那些车开起来是完全没谱的。所以虽然车向前溜得很慢,但是她的这种说法真的吓得我一身冷汗。同样让我惊悚的还有刚刚进入了沿江高速,她又开始了一出单位的那个操作,那可是在高速公路上,虽然你已经靠边且闪灯,但还是很危险!导航这种事,你应该在开车之前就已经设定好,又或者你必须在路上设定的,你在上高速之前或者在某条马路上靠边停下车再干。如果那是一个年轻人,他可以单手完成手机操作且一只手还放在方向盘上,视线是可以看一下手机再看一下路,你还放心一点,但显然那个人已经50多了,眼睛不太好使,手机操作不太灵活,而手机的反应又貌似跟不上她的思路。这一切叠加下来真的是吓得我半死。

昨天在沿江高速的出口堵了好长时间,原因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每个窗口的人貌似都不可以顺利地收款,每次收款的时候那个收费员貌似都要打电话,不知道是不是沿江高速的某个入口或者某些入口的制卡失灵。之所以这么估计,因为走ETC车道的没事。我们被卡在中间出不去也退不出来,所以我的那个同事就开始路怒了。她把那个收费员骂了无数次,埋怨她遇到这种情况不指挥倒车。但其实我心里想,你看一下其他收费口就知道这不只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即便让你倒退出这个车道,你到了其它车道还是会出现这个问题。而之所以这种事情被你遇到了,是因为你一直都说要装ETC,但是一直都没有装。原因是某些赠送ETC感应器的银行需要捆绑信用卡,而你不想在那家银行申请信用卡,以及为了信用卡还款方便再绑定一张普通储蓄卡。申请个银行卡你都嫌麻烦没装ETC,所以必须走人工通道,这又能怪谁呢?情况就像现在某些迪卡侬商场已经实行自助收费,比如猎德店就这样。他们把本来5个以上的人工柜台缩减成一个,取而代之的是搞了一排自助收费机。如果你没有银行卡、支付宝或者微信,你就只能排那唯一一个的人工柜台了。

这还没完,下了沿江高速以后就是文冲。我们走的是黄埔大道,在过了八十六中以后开始行车缓慢。倒不是因为交通事故塞车了,而是因为车很多,红灯也很多。车多红灯多当然会导致我的同事又开始路怒了。不过这次她倒不像被塞在高速出口那般反应剧烈。每当因为红灯停在某个地方的时候,她就会双手脱离方向盘,拿着手机去看导航的路线还剩下多少公里,还得多少时间。这还不只是看一眼,而是要看很长时间,所以每次我都只能盯着前面,快要开车的时候提醒她不要看了。你知道前面路况又怎么样?红灯怎么样?你还是得走这条路线,在那个下班高峰期,广州所有主干道都是那样,专心开好车就行了。如果我不是每次都提醒她,后面的车必定还响我们喇叭,因为绿灯了还不走。我们自己在等红灯,希望前面的车快一点,我们能少等一个灯。她做那种事的时候却不会考虑到后面车的感受。她说她老公开车的时候也会一直看导航,看到前面塞车了就转换路线。我觉得这种思路原本没什么问题,问题就在于做这种事应该不是一个人操作完成,开车的人就只管开车,路线导航得由另外一个人去负责,这样才能保证行车安全。驾驶员的眼睛离开前方一秒钟尚且会出现问题,更何况是她那种无论是停车还是低速慢驶的时候完全不看前方。

我的同事总是跟我说某条路线她熟悉,所以我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尝试新路。不熟悉的路线她会很恐慌,但实际上作为乘客,我觉得她这般开车无论走哪条路线我都很恐慌。她的恐慌原因是对即将发生的东西不熟悉,我的恐慌是明知她一路都很有问题。

这辈子我搭过很多次别人的车,但我从来没遇到过一个人是像他那样开车的。

2018-10
28

进食方式

By xrspook @ 17:49:0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谈论到了用餐习惯的问题。我爸默认印度和印度尼西亚那些用手抓东西吃的行为判定为很低端。显然我很不同意他的说法,因为印度人的主食通常是各种各样的饼。他们也会吃饭,但是相对于吃饼来说,比例不高。吃饼的时候,难道你用刀叉或者用筷子吗?相对而言,绝对是用手最便捷。就像我们的北方人,吃包子吃馒头,小个的或许你还能用个筷子夹起来,但是遇到大个的,还是用手直接抓着方便。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吃各种馕或者手抓饼的时候。即便是吃披萨,最原始的吃法他们也是推荐用手直接拿起,而不是用刀叉。

我觉得,把食物从盘子里传送到口里这个操作,每个文化每个国家都有其特点,无所谓高端或者低端。最适合进食某种食物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我妈接着说,从前她看印度电视剧的时候,里面的那些有钱人逐渐不用手了,而是用刀叉进食。我跟他说,那非常有可能是因为你根本没看到他们吃饼的镜头。无论贫贱,要吃饼要蘸酱的时候,没有印度人会用餐具帮忙。之所以他们吃饭的时候要拿一个很大的盘子,之所以要用手去吃,是因为他们可以把饭摊开,让酱汁和饭摊凉了。因为手有感觉,所以可以防止吃下去的时候东西太烫。显然他们吃饭的那种习惯,跟我们看到某些疯子或乞丐不用餐具,往口里乱抓食物是不一样的。我们看到的某些人,他们把东西抓进嘴里毫无章法,但显然,这么多年来,印度人用手抓饭,有他们的规矩,有他们的技巧,也是他们的传统习惯。接着,我妈说起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虽然那也有不少华裔,但是逐渐地,他们都不再用筷子,而是用刀叉和勺子吃饭。我跟她说,因为他们吃饭的时候,用的通常不是碗,而是盘子。把盘子端起来,然后用筷子把饭粒扫进嘴里,显然这样的做法非常碍眼,所以如果要把盘子里面的东西送到嘴里,一粒不剩,当然最佳的方式是拿个勺子和叉子,把饭粒拨到勺子里面,然后往嘴里送。中国人吃饭用饭碗,而且习惯把那个东西端起来,所以搭配筷子没有任何回违和感,而且对我们来说,吃饭的时候不端起饭碗是不礼貌的行为。日本人吃面的时候,最后的步骤要把碗里的汤举起来喝完,表示对厨师的尊敬。但是在西方,他们喝汤通常都用勺子,即便是到了最后,或许他们也只是改变一下盘子的角度,用勺子把剩下的那些舀起来,而不会直接把盘子端起来,然后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对他们来说,要一饮而尽的,就只有酒了。用我们的习惯、用我们的礼仪去评判别国的文化别国的人是不合理的。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为什么他们就是没有做到开放包容呢?知道别人跟我们不一样,之后不是去评判谁优谁劣,而是要去知道,为什么会存在这种差异。掌握了别人的特点以后,在往后做某些判断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再那么彷徨了。其实这不过是多一份理解,少一份歧视而已。

相对于生活的其他方面来说,我觉得饮食是我最容易适应调整的。

2017-03
18

写blog这事

By xrspook @ 20:51:17 归类于:烂日记

一整天我都没有想好今天的blog应该写些什么内容,直到晚上我回到家这已经是摆在日程上必须得完成的事。通常来说,很少情况会这样,即便我写blog的时间是早上刚起床以后,人不算太清醒时。话题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是一个你不去真的下笔有可能你还是把握不到,但当你开始以后,就会像行云流水一般。对blog来说,这不是什么坏事,但如果这是一篇文学作品或者特别有用途的东西,显然这不是应该有的思路。结构很重要,逻辑也很重要,正是因为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所以通常来说,要我写东西,我都不会事先在那些东西上花时间规划,因为我觉得如果一旦我花时间去先做结构,我就不知道该如何往里面添枝加叶了。那就像是思路被控一样。在我的blog里经常会发生,一开始我在说某件事,但是说到某个程度,我又话风一转,到别的东西上面去了。而且这个大转弯还不是随便聊聊别的然后再拐回来,而是一去不回,而且是越说越兴奋。

在没心没肺没有具体话题的时候,我的文章主题通常是吐槽。有可能是吐槽工作上的不顺心,又或者是诉说梦里遇到的种种神奇。如果我的blog不是大清早写的,而是晚上才写,估计我就不会记得前一天晚上我做过什么梦了。所以从前当我的blog都是下午或者晚上才写的时候,我很少会把梦境写进blog里。但如果每天早餐之前就要写完blog,梦境就成为了主要话题之一。什么时候写blog?我觉得这没有一个规定,就像该什么时候跑步才最好一样,没有一个百分百正确的答案,这种事要看你什么时候抽得出时间。在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写blog和跑步,是同样的事,尤其是你所进行的那个跑步是慢跑的时候。那都是一个自省的过程,一开始脑子里可能是一团糟,没有具体目标内容。但随着逐步的深入,人自然而然的就会进入某种状态。如果一个人能养成每天都写blog的习惯,我相信,即便他没有跑步的习惯,一旦他开始了以后,他肯定也能一直坚持。我觉得这两个过程的共同点是主动地制造孤独、主动地进行思考或者反省。有些人会把这个过程安排在打坐或者冥想上面。但我觉得,如果二者可以结合起来,为什么我要静止在那里打坐,而不是边跑边想,顺便锻炼身体呢?为什么我要把时间耗在什么都不干的打坐上,而不把那些东西实在地在某些具体介质上输出呢?思考跟输出是完全不一样的两回事,就像我昨天看米兰·昆德拉《笑忘录》其中一篇里面说到:儿子知道很多词汇,但他对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都一窍不通,老爸总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汇表达自己,但是他实际上却无所不知。如果光是思考而没有输出,非常容易就会落入这种境地,当你真的想跟别人分享的时候你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现在这个年代,如果你思考的东西没办法让别人理解,那么你所思考的东西就等于白费了。锻炼不一定就有用,把东西都写下来也不一定真的能帮到你。但我觉得,起码在生理和心理方面,这比什么都不干强那么一点点。

今天是3月18号,我终于第一次正面遇上了2017年的一场大雨。

2016-08
29

逆天属性

By xrspook @ 21:58:49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逆天?我觉得把本不属于你的东西自然变成你的一部分,那就是逆天。但到底属不属于你,这个是要参考的,比如说跟同龄人对相比。如果某些属性,大家都没有,但你有了,那就叫逆天。我不喜欢,总跟别人一样,所以,逆天是我的基本属性之一。为什么同龄人喜欢干什么我就得去干什么呢?为什么前一代的人那么干,我就得按照他们的路去继续走?我要走出属于我自己的路。而且这是在不干扰别人的情况下。也不管这条路之前有没有人走过,反正,我决定要这么干我就会真的认真干下去。

上上星期去剪头发的时候。那个师傅之前没见过,他随口问了我一句,在读初中还是高中?我跟他说,我工作很多年了,他一副惊讶的表情,无法相信。然后我继续说,我的年龄估计要比你还要大,他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我说我是八五年的,接着他无语了。的确,我真的比他大。但从外表却完全看不出来。昨天早上跑完步,在广州塔下的某条桥上做拉伸时,旁边有个估计也跑完的人,至于他在那里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他搭讪问我,是不是每天都跑很多?我回他不是,然后他又来了一句,每天都跑5公里就很健康,然后我继续回他,我不是天天都跑。他没办法,于是就问了一句,我是不是练过?我很无辜地告诉他我纯粹是业余爱好。他实在没办法想象眼前这个到底是什么人。从我的肤色及我的肌肉线条看来,他的猜测都没有错,但是,我的确就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然后他又回到年龄问题上,他说我应该很小,然后我告诉他,我已经不小了。他说,我应该还没到二十岁,我告诉他,我已经30多了,他再次无语。其实我也觉得他挺憋闷的,因为,从所见推测,他说的都没错,问题只是我自己太逆天了。2012年去上海看WWE,聚餐的时候有人觉得我无论如何都不到18岁。但显然,身份证不会说谎。几年过去了,我被猜测的年龄甚至比18岁还要低。除了逆天,没办法解释这个现象。

还记得看《三傻大闹宝莱坞》的时候,我觉得那三个主角都很年轻,真的就是一副学生模样,尤其是Rancho。但后来,当我上网一查,演那个角色的人,居然已经40多岁,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印度电影怎么可以如此神奇!!!在那之前,我已经看过不少国内的青春校园片,那些演初中高中大学生的一看就不像。演学生,并不是穿件校服就能解决问题的!大概米叔能把Rancho演得如此真实的原因是他的眼睛很清澈,没有浑浊的东西,没有多余的东西,不像一个久经世故的人。不去刻意地装,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就像你身边的朋友。

米叔在演戏,但我不是。而我们之所以可以逆天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沉迷于运动,不能自拔且乐在其中。几岁的时候,运动是一种游戏,十几二十岁的时候,运动是学校要求的内容,到奔三的年头,如果还把运动当作是生活的一部分,那么我觉得,这项活儿就会持续一辈子。显然我们不是故意为了年轻而去运动,但运动的奇迹真的让我们逆向生长。我觉得,我十七八岁的时候状态没有现在好。三十多岁的脑子有知识也有经验,再加上野蛮的身体,简直就是所向披靡的节奏。

这就是我想成为的我。

2016-08
28

我的

By xrspook @ 21:57:09 归类于:烂日记

我也说不准为什么我那个感觉,但我真的能感觉得到肿么破?!那种我觉得那东西就是属于我的的感觉从未如此明显。因为跟很多事不一样,那不完全由我去控制,不像参加跑步比赛,手腕上的GPS心率表和带在身上正在运行的跑步app能准确地告诉我我是否达到了自己赛前的目标以及具体成绩如何。相比于跑过门楼看到上面的时间大屏幕我更相信我自己的设备,因为我不是00:00:00那个时点开跑的。但在单位的业务技能比赛里我觉得自己会拿第一,这是第一次。而这次,情况又的确如此。昨天中午1点多同事已经在微信上说根据确切消息今年我们单位参加的两项技能竞赛都拿了第一名。不确切他们不敢这么说,但那个时候我的确不相信,因为上午9点多比赛结束后样品要从佛山高明送到越秀北路的省质检站,怎么可能下午1点多就出结果了呢?!即便脂肪酸值他们能在1小时内加班做出来,标准的水分也得做3个小时啊!除非他们用的是卤素快速水分测定或者是130℃的烘箱方法。那种隐隐第一个的感觉困扰了我一个下午,虽然我知道纠结在那个问题上没有任何意义。最终,当我的另外一个同事被叫去准备获奖证书,她途中回来确定我的确拿了第一,我才终于解脱了。没有很兴奋,也没有什么其它特殊感觉,因为甚至在比赛前,又或者更早我知道这比赛大概要怎么比单位硬把我的名字报上去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有赢的可能。这是直觉,因为我的确觉得今年自己运气不错,而这项比赛运气成分不小。今年我已经赢了一个小米手环、一套厨房刀具、广马半马中签,再赢一个需要有运气才成功的技能比赛完全说得过去。

这个“新陈稻谷鉴别检验比赛”准确来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呵呵的粮油检验员的比赛,说这是粮油保管员的比赛更合理,因为粮油质量检验员的教科书上完全没有类似的东西,但保管员教科书上有!对所有靠谱的检验员来说考这些东西都非常的不靠谱!

运气成分在于在比赛的时候我们到底找不找得到感觉。运气以外的能力部分在于能不能把握住所有可以得分的地方,让那些点毫无破绽,还有就是即便真的找不到感觉能不能随机应变在短时间内从杂乱无章中找出规律。运气我不能控制,但在可控的地方在赛前和比赛时我都已经发挥到极致了。比赛的前一天上午的某段时间允许比赛现场踩点,我知道了有哪些器具,了解了那个比赛环境,知道了灯光问题将成为所有人的最大敌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我感觉到不用赛会提供的台灯、光靠会场的暖色照明射灯反而更能解决问题,因为那是大范围均匀的散射光。那天晚上根据裁判讲解的比赛规则和我个人的思路我确切地整理出了一套操作流程,并用实物和凭空想象模拟了多遍。这种在脑子里模拟的做法体操运动员和跳水运动员在分享他们经验的时候经常会提到。我没有器具没有样品,最多也就只能这样了。这些模拟不是白费,那让我把整套流程变成自己的条件反射,只要按照这套流程走我就不会被扣分,只要我能熟练不加思索地做出我就完全可以忽略所有的得分点,无招胜有招。装逼的地方必须装逼,但有些比赛规程里用“或”字连接的地方我就只需选择最优,没必要把提供给我的东西都用上,节省时间很重要。当别人在听天由命阿弥陀佛各种祈祷的时候,我晚上在酒店的房间写出了这些:

1、检查器具齐全
2、开灯至最光亮,目测三个样品的色泽,从左至右排新陈
3、单样品从左至右依次逐个嗅觉、触觉、听觉、视觉、齿觉(开袋闻,手插抓取摩擦,抓起放落倾听,平铺掌心看,取几粒咬)
4、三样品从左至右嗅觉确认
5、封好袋子三样品平铺视觉确认
6、填写答题卡
7、100g混合样品倒于桌面开始分拣
8、分拣完毕各自装袋
9、电子天平检查电源、水平、开机
10、天平去皮,分拣样品称量(袋子倒到盘子,称量记数,盘子倒搓斗倒袋子,加标签,封袋)
11、挑取数量不够,继续挑选
12、挑选完毕,剩余稻谷装回初始混合袋子,收拾桌面
13、操作完毕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烂笔头的文字要用实际操作反复验证,然后形成习惯。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前一天晚上我完全没有失眠,甚至连梦都没做。第二天早上到平时起床的时候我自然醒来。早餐我克制地取我所需。直到穿好白大褂并进行入场排练的时候我仍感觉不到紧张。

比赛开始。我按照我的流程走。我应该能从颜色判断出新陈,实际上我几乎看不出来,很努力地看了半天,大概看出来了,但直到打开袋子闻味道我才终于放下了心头大石。我的眼睛彻底哑火,但鼻子拯救了世界。余下的神马视觉听觉触觉嗅觉齿觉我都只是在流水线装逼。谢天谢地,在那个台灯下眼睛辨别歇菜的时候如果鼻子也把我抛弃我肯定完蛋了。我100%自信我的判断结果。开始挑那100g混合稻谷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手在颤抖,我的紧张终于展露了出来!但这只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因为再紧张也没用,分拣那东西靠的是专注和耐力。一开始我把台灯开到最光亮模式,但我完全就看不出个所以然,所以一开始的时候纯粹乱来。于是我直接把台灯挪走了,至于台灯那个时候是什么光度无所谓。过了一段时间,我的眼睛适应了那个环境的光度,我终于能看出那堆东西里我应该能看出不一样的颜色差。分了一大半以后我恍然大悟,这些准备比赛样品的人不够专业,他们选取的新旧稻谷粒型不一致,新的是普通中等身材的早籼稻,旧的是类似优质稻谷的高瘦品种。那个时候,我笑了,估计那些挑稻谷的选手也就只有我一个会挑着挑着居然笑了的吧。我用一开始分辨的那三大袋稻谷验证了我的看法,大概就是那么回事。于是颜色很相近的高难度分拣变成难度较低的互混粒型分拣。对分拣人来说分拣手法是一样的,只不过分辨强度可以降低一点了。在赛前我在明亮的散射光下做过新陈稻谷的分拣,但最多只挑过50g,从未挑过100g。挑到一半的时候我有了新的策略,如果时间充裕我的旧稻谷已经挑够50g后我应该从那50g新稻谷里再挑出20g明显新的作为呈交样品。因为在练习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试过无论自我感觉已经挑得多么的彻底挑选出来的旧稻谷和新稻谷都还是和原始样品的脂肪酸值相差很大……但实际上我已经没时间那么干了,还剩下一分多钟的时候我第一次去称稻谷。OMG!我挑得那么辛苦而且时间已经完全没有后路的时候我的旧稻谷只有44g多一点!要求是我得挑选多于50g!我脑子进水一样把两盘已经分拣开来的新旧稻谷拿回座位,从新那里铲了一些去旧那里。然后再把东西拿到电子天平那里再次称量。其实这些操作我完全可以直接在天平旁边完成而无需走来走去啊好吗!我的运气帮了我一把,不知道铲了多少我觉得是新的稻谷到我觉得是旧的稻谷那里,天平给我显示的是50g多一点,完成任务!新稻谷的量是49.36g,所以如果那袋东西真的是100.00g的话,我的旧稻谷应该是50.64g。运气帮助了我在旧稻谷那里混入最少的新稻谷伤害。称完新稻谷的时候已经时间到。显然很多人都没完成,所以主持人就说不能再继续分拣了,但可以把称量及后续步骤做完。把新稻谷电子天平的读数写到纸条上的时候我的手是颤抖的,写出来的“49.36g”简直惨不忍睹,幼儿园的孩子都写不出那么恶心的字!在经得裁判的同意后我把那堆恶心的符号划掉又写了一遍。我的紧张和不淡定彻底地在1小时比赛时间到了以后展露出来,幸好,那都不是最重要的了,也不是得分点,没有人说字写得太抖太丑得扣分。如果说整个过程我还有什么美中不足只有那多跑称量的一趟。

灯光对所有人来说都很折磨,但我觉得自己适应过来了。人人都会觉得分辨颜色相近的稻谷很痛苦,但我居然发现了长是旧短是新的秘密。我确信肯定不是所有人都能同时做到这两点,况且他们其中的有些人应该没有我前一天晚上的周密准备呢!我不赢,谁赢?如果谁在我之上,能告诉我除了运气以外,TA哪里做得比我还要好吗?

这次技能比赛考验的专注和耐力正是我这个有2年大半跑龄的业余跑者所自豪的。1小时大概是跑完10K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完全专注没问题,这段时间里一直跑不停下来更不是问题。我是一个跑者我也是个橡皮章手艺人,弯腰伏案几个小时雕刻细致橡皮章这种事我2013年夏天开始就在做。这两项一动一静均考验专注和耐力的事都是我的日常习惯。即便是换了个领域,但只要是考验这两个能力,我怎么会输给从未在任何一个领域倾注专注和耐力的人!

综上所述,是我的始终属于我。

Page 1 of 512345»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