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
24

为啥不读书了

By xrspook @ 19:16:54 归类于:烂日记

突然间我意识到自己很久都没有看过书了。这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已经说不清,起码《摩诃婆罗多》我已经很久都没碰过了,最后一次看是在从广州到杭州的高铁上。当时我看了大概十几分钟,然后就去干别的了。因为感觉实在很困,那段书刚好都在说道理,没有说一些很具体的剧情,所以非常容易让人走神。

一直以来我都只喜欢看一些小说类的东西,尤其喜欢看长篇,所以《摩诃婆罗多》在某些时候的确挺吸引人的,但是即便是在说故事情节的时候,他们也不忘要插进去无数多哲学或者做人的道理。如果要严格翻译的话,如果中文的译者是一个老学究的话,大概《摩诃婆罗多》翻译出来的散文或者诗词会让我纠结得死去活来,但幸好他们没干那种事,即便是翻译成字数严谨的诗词,但实际上意思还是很直白的。

我怎么可以一个月都不看书呢?大概因为从杭州回来以后就进入了双11的节奏,每天都为了各种打卡累死累活来,当然就没有时间放在看书上面了。通常我会花15-30分钟睡觉前的时间看书,看书不会让我过于兴奋,又或者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在我睡着之前,我就会结束阅读。如果那只是一个短篇,我会看完一篇就结束,但如果那是一个长篇,我会选择看到下一页子的第一段,然后结束。这是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从前,当我还看武侠小说的时候,尤其是那些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从表哥那里借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地方不看,我会把书页折起来,但后来,当我不再借别人的书,而是看自己买回来的书的时候,我会选择用书签。我舍不得在书上折一个角,就更加不用说,我不会在小说上进行任何的图画。正是因为我的这种癖好,所以我不怎么喜欢把书借给别人,尤其是小说之类。因为说不准别人有没有把书角折起来的习惯。另外一个就是,当书页翻不开的时候,别人会不会舔一些口水,然后去翻,想到这个操作,我就会觉得非常恶心。

小说之类的,我不会在上面涂画,但是练习册或者课本之类的,我必定会在上面留下痕迹。这其中也包括一些教程类的图书,因为读那些书的时候,如果没有加几笔的话,其实你是很难把东西记住,尤其当那本书是一个教材,你得通过学习完成考试的时候,涂鸦会变得非常重要。很多教辅类的书籍,讲的是原理,但里面也混搭有习题,那些书我就更加会下笔了。我不喜欢把小说借给别人,同时我也不喜欢把我的教材借给别人,这大概因为小学的时候我妈把我的课本借给别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谁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那些课本我一本都没有丢掉,但是,当我想把它们重新收集起来的时候,却发现缺了一些,那些就是我妈拿去借给别人,但别人没有归还的。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三十几岁人了,小学初中之类的课本肯定已经不复存在。但直到前两年,我才开始对那些东西进行清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留着那些东西,但我就是有这个感情上的需求。

不读书,我会无聊空虚,然后就会发生一些根本没必要的消费,不能太闲。

2019-07
11

买个心安理得

By xrspook @ 8:39:5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终于买了个跑步机,对从前的我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我觉得,户外跑就能解决一切问题,而做那种事只需要穿上跑鞋,然后出去。当然实际上要解决的不只是跑鞋、袜子、运动文胸、恰当衣服、防晒、水壶、腰包、帽子、太阳眼镜等等,这些说起来一个都不能少,而且每一个都是学问,但是当你终于可以毫不费劲地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老天会抛给你更多的问题。比如从前一直跑的那条路线不能跑了,非常有可能是正在修路,也有可能直接封闭掉了,又或者是根本不需要追究是什么原因,反正结果就是不能跑了。路不能跑,还可以换一条,但如果天气不允许,那该怎么办。天天都下雨,又或者一天都不下,但是到你即将跑步或者开始跑步以后就下雨了。好不容易等到不下雨,而且不那么热,你总算有心情跑一跑,却发现你还可以跑的地方出状况了。比如像我这样,被不知道哪来的狗占据地盘。如果我没有停跑,如果天气不是这么不近人情,那些狗绝对不可能占得了我的地盘,因为我一直都在那里,它们知道我才是那里的主人。但问题是这些偶然和必然叠加起来就变成了我停跑了好几个月。这必然会导致我的体重增加,外加我的睡觉时间比之正常推迟了一个多到两个小时,所以这就更加肯定了我的体重必然控制不住,体重无法控制,大姨妈当然也会罢工。如果之前没罢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综上所述,我买了个跑步机,虽然我非常明白那个东西买回来最终结果肯定是没几次以后我又会丢一边,成为我的收藏品。这个跑步机才1000多块钱而已,去年在梅州的时候,在那个五星级的酒店里,我用过他们健身房商用的跑步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看上去挺高大上,跑起来的感觉尚且不怎么好,所以我觉得这个跑步机最终会沦为我的走步机。跑步机也好走步机也好,反正能让我动起来就是件好事,毕竟即便在走步机上动一动,也总比别人看着我在原地跳号好,虽然效果肯定不如户外跑,但起码会让我持续动上一段时间。我觉得现在我最需要做到的是重新养成习惯,而不是达成什么具体的目,比如我要把体重降低到什么样的水平。如果我能保证每天都在晚上11点之前睡觉。如果我能保证,每周我的中等运动量以上的时间有5个小时以上。如果我能保证一周四个工作日我起码有两个晚上不在饭堂解决。那么,把体重降低以及降低那绝对只是时间的问题。跟能拿出多少时间做运动相比,我觉得要做到不晚睡对我来说更艰难。现在几乎每个晚上我都接近12点才睡觉,而第2天早上5点多莫名其妙我就会饿醒。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我就知道那种感觉叫做饥饿。躺在床上,不能控制地觉得口水在分泌,肚子里那个可能是胃的器官在抗议。第1天晚上,我觉得可能是我的麦片吃太少了,第2天我已经多吃了,但实际上还是会这样,只是反应没有第1天强烈而已。

我非常明白,放任自流是不好的,但是现在貌似我不知道该如何把这匹野马拉回来。

2019-05
18

恐慌

By xrspook @ 13:00:47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搭同事的车回广州的时候,我有惊魂感觉的。首先是一出单位我就已经被她吓一跳了,她居然可以把车一开到马路上就双眼盯着手机找导航路线,不看前方,双手也脱离方向盘。我们那条路上的车虽然不多,但绝大多数都是大货车,显然那些车开起来是完全没谱的。所以虽然车向前溜得很慢,但是她的这种说法真的吓得我一身冷汗。同样让我惊悚的还有刚刚进入了沿江高速,她又开始了一出单位的那个操作,那可是在高速公路上,虽然你已经靠边且闪灯,但还是很危险!导航这种事,你应该在开车之前就已经设定好,又或者你必须在路上设定的,你在上高速之前或者在某条马路上靠边停下车再干。如果那是一个年轻人,他可以单手完成手机操作且一只手还放在方向盘上,视线是可以看一下手机再看一下路,你还放心一点,但显然那个人已经50多了,眼睛不太好使,手机操作不太灵活,而手机的反应又貌似跟不上她的思路。这一切叠加下来真的是吓得我半死。

昨天在沿江高速的出口堵了好长时间,原因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每个窗口的人貌似都不可以顺利地收款,每次收款的时候那个收费员貌似都要打电话,不知道是不是沿江高速的某个入口或者某些入口的制卡失灵。之所以这么估计,因为走ETC车道的没事。我们被卡在中间出不去也退不出来,所以我的那个同事就开始路怒了。她把那个收费员骂了无数次,埋怨她遇到这种情况不指挥倒车。但其实我心里想,你看一下其他收费口就知道这不只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即便让你倒退出这个车道,你到了其它车道还是会出现这个问题。而之所以这种事情被你遇到了,是因为你一直都说要装ETC,但是一直都没有装。原因是某些赠送ETC感应器的银行需要捆绑信用卡,而你不想在那家银行申请信用卡,以及为了信用卡还款方便再绑定一张普通储蓄卡。申请个银行卡你都嫌麻烦没装ETC,所以必须走人工通道,这又能怪谁呢?情况就像现在某些迪卡侬商场已经实行自助收费,比如猎德店就这样。他们把本来5个以上的人工柜台缩减成一个,取而代之的是搞了一排自助收费机。如果你没有银行卡、支付宝或者微信,你就只能排那唯一一个的人工柜台了。

这还没完,下了沿江高速以后就是文冲。我们走的是黄埔大道,在过了八十六中以后开始行车缓慢。倒不是因为交通事故塞车了,而是因为车很多,红灯也很多。车多红灯多当然会导致我的同事又开始路怒了。不过这次她倒不像被塞在高速出口那般反应剧烈。每当因为红灯停在某个地方的时候,她就会双手脱离方向盘,拿着手机去看导航的路线还剩下多少公里,还得多少时间。这还不只是看一眼,而是要看很长时间,所以每次我都只能盯着前面,快要开车的时候提醒她不要看了。你知道前面路况又怎么样?红灯怎么样?你还是得走这条路线,在那个下班高峰期,广州所有主干道都是那样,专心开好车就行了。如果我不是每次都提醒她,后面的车必定还响我们喇叭,因为绿灯了还不走。我们自己在等红灯,希望前面的车快一点,我们能少等一个灯。她做那种事的时候却不会考虑到后面车的感受。她说她老公开车的时候也会一直看导航,看到前面塞车了就转换路线。我觉得这种思路原本没什么问题,问题就在于做这种事应该不是一个人操作完成,开车的人就只管开车,路线导航得由另外一个人去负责,这样才能保证行车安全。驾驶员的眼睛离开前方一秒钟尚且会出现问题,更何况是她那种无论是停车还是低速慢驶的时候完全不看前方。

我的同事总是跟我说某条路线她熟悉,所以我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尝试新路。不熟悉的路线她会很恐慌,但实际上作为乘客,我觉得她这般开车无论走哪条路线我都很恐慌。她的恐慌原因是对即将发生的东西不熟悉,我的恐慌是明知她一路都很有问题。

这辈子我搭过很多次别人的车,但我从来没遇到过一个人是像他那样开车的。

2018-10
28

进食方式

By xrspook @ 17:49:0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谈论到了用餐习惯的问题。我爸默认印度和印度尼西亚那些用手抓东西吃的行为判定为很低端。显然我很不同意他的说法,因为印度人的主食通常是各种各样的饼。他们也会吃饭,但是相对于吃饼来说,比例不高。吃饼的时候,难道你用刀叉或者用筷子吗?相对而言,绝对是用手最便捷。就像我们的北方人,吃包子吃馒头,小个的或许你还能用个筷子夹起来,但是遇到大个的,还是用手直接抓着方便。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吃各种馕或者手抓饼的时候。即便是吃披萨,最原始的吃法他们也是推荐用手直接拿起,而不是用刀叉。

我觉得,把食物从盘子里传送到口里这个操作,每个文化每个国家都有其特点,无所谓高端或者低端。最适合进食某种食物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我妈接着说,从前她看印度电视剧的时候,里面的那些有钱人逐渐不用手了,而是用刀叉进食。我跟他说,那非常有可能是因为你根本没看到他们吃饼的镜头。无论贫贱,要吃饼要蘸酱的时候,没有印度人会用餐具帮忙。之所以他们吃饭的时候要拿一个很大的盘子,之所以要用手去吃,是因为他们可以把饭摊开,让酱汁和饭摊凉了。因为手有感觉,所以可以防止吃下去的时候东西太烫。显然他们吃饭的那种习惯,跟我们看到某些疯子或乞丐不用餐具,往口里乱抓食物是不一样的。我们看到的某些人,他们把东西抓进嘴里毫无章法,但显然,这么多年来,印度人用手抓饭,有他们的规矩,有他们的技巧,也是他们的传统习惯。接着,我妈说起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虽然那也有不少华裔,但是逐渐地,他们都不再用筷子,而是用刀叉和勺子吃饭。我跟她说,因为他们吃饭的时候,用的通常不是碗,而是盘子。把盘子端起来,然后用筷子把饭粒扫进嘴里,显然这样的做法非常碍眼,所以如果要把盘子里面的东西送到嘴里,一粒不剩,当然最佳的方式是拿个勺子和叉子,把饭粒拨到勺子里面,然后往嘴里送。中国人吃饭用饭碗,而且习惯把那个东西端起来,所以搭配筷子没有任何回违和感,而且对我们来说,吃饭的时候不端起饭碗是不礼貌的行为。日本人吃面的时候,最后的步骤要把碗里的汤举起来喝完,表示对厨师的尊敬。但是在西方,他们喝汤通常都用勺子,即便是到了最后,或许他们也只是改变一下盘子的角度,用勺子把剩下的那些舀起来,而不会直接把盘子端起来,然后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对他们来说,要一饮而尽的,就只有酒了。用我们的习惯、用我们的礼仪去评判别国的文化别国的人是不合理的。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为什么他们就是没有做到开放包容呢?知道别人跟我们不一样,之后不是去评判谁优谁劣,而是要去知道,为什么会存在这种差异。掌握了别人的特点以后,在往后做某些判断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再那么彷徨了。其实这不过是多一份理解,少一份歧视而已。

相对于生活的其他方面来说,我觉得饮食是我最容易适应调整的。

2017-03
18

写blog这事

By xrspook @ 20:51:17 归类于:烂日记

一整天我都没有想好今天的blog应该写些什么内容,直到晚上我回到家这已经是摆在日程上必须得完成的事。通常来说,很少情况会这样,即便我写blog的时间是早上刚起床以后,人不算太清醒时。话题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是一个你不去真的下笔有可能你还是把握不到,但当你开始以后,就会像行云流水一般。对blog来说,这不是什么坏事,但如果这是一篇文学作品或者特别有用途的东西,显然这不是应该有的思路。结构很重要,逻辑也很重要,正是因为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所以通常来说,要我写东西,我都不会事先在那些东西上花时间规划,因为我觉得如果一旦我花时间去先做结构,我就不知道该如何往里面添枝加叶了。那就像是思路被控一样。在我的blog里经常会发生,一开始我在说某件事,但是说到某个程度,我又话风一转,到别的东西上面去了。而且这个大转弯还不是随便聊聊别的然后再拐回来,而是一去不回,而且是越说越兴奋。

在没心没肺没有具体话题的时候,我的文章主题通常是吐槽。有可能是吐槽工作上的不顺心,又或者是诉说梦里遇到的种种神奇。如果我的blog不是大清早写的,而是晚上才写,估计我就不会记得前一天晚上我做过什么梦了。所以从前当我的blog都是下午或者晚上才写的时候,我很少会把梦境写进blog里。但如果每天早餐之前就要写完blog,梦境就成为了主要话题之一。什么时候写blog?我觉得这没有一个规定,就像该什么时候跑步才最好一样,没有一个百分百正确的答案,这种事要看你什么时候抽得出时间。在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写blog和跑步,是同样的事,尤其是你所进行的那个跑步是慢跑的时候。那都是一个自省的过程,一开始脑子里可能是一团糟,没有具体目标内容。但随着逐步的深入,人自然而然的就会进入某种状态。如果一个人能养成每天都写blog的习惯,我相信,即便他没有跑步的习惯,一旦他开始了以后,他肯定也能一直坚持。我觉得这两个过程的共同点是主动地制造孤独、主动地进行思考或者反省。有些人会把这个过程安排在打坐或者冥想上面。但我觉得,如果二者可以结合起来,为什么我要静止在那里打坐,而不是边跑边想,顺便锻炼身体呢?为什么我要把时间耗在什么都不干的打坐上,而不把那些东西实在地在某些具体介质上输出呢?思考跟输出是完全不一样的两回事,就像我昨天看米兰·昆德拉《笑忘录》其中一篇里面说到:儿子知道很多词汇,但他对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都一窍不通,老爸总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汇表达自己,但是他实际上却无所不知。如果光是思考而没有输出,非常容易就会落入这种境地,当你真的想跟别人分享的时候你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现在这个年代,如果你思考的东西没办法让别人理解,那么你所思考的东西就等于白费了。锻炼不一定就有用,把东西都写下来也不一定真的能帮到你。但我觉得,起码在生理和心理方面,这比什么都不干强那么一点点。

今天是3月18号,我终于第一次正面遇上了2017年的一场大雨。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