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
25

不迟到

By xrspook @ 20:41:3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做了个学校题材的梦。可能因为星期一早上要早起去上班,所以我对准时起床这种东西挺紧张的。梦里貌似是学生时代的我起不来去上学。当时我仍住在南边路的那个家,小学就在我家对面。上午我起不来,中午貌似也是,当我准备好一切准备出门的时候,已经超过下午2点30了。上课的时候迟到该怎么办呢?保安会让我进去吗?到了教室门口,我该如何进去呢?除了起不来迟到以外,昨晚的梦还有一些关于同桌、关于考试的事。最终我也搞不懂,为什么我的同桌是一个我和她几乎没什么交集的人,那是我的大学同学。她是我们班里唯一一个来自云南的。她家挺有钱,也正是因为家里有钱,所以很多东西表现出来都怪怪的。大学的那个班,到底有钱的同学多一点,还是没钱的多一点呢?这个很难判断,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属于没钱还是中等的。那个时候感觉大家都差不多,又或许,只是我没有认真去研究钱不钱之类的事。梦的结束挺奇怪,最后是我的另外一些同学告诉我同桌是谁,然后就结束了。

周一早起上班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为什么现在我会觉得紧张呢?我也搞不懂。迟到其实也没什么,如果真赶不上,直接请半天假就可以了。跟在学校上课不一样,上班这种东西对我来说还是挺自由的。虽然无论是上课还是上班,我从来没有因为起不了床而迟到。在我印象之中,学生时代我没有迟到过。我上班有时会迟到,原因不在我,因为路上塞车了。从前单位开班车堵在广深高速上的时候尤为明显,现在沿江高速偶尔也会堵车,堵到一点办法都没有。除了高速堵车,通向单位那条通常只有货车走的路也可能因为某些市政施工或者突发意外而堵塞。迟到这种东西对别人来说可能很普通,但是为什么要迟到呢?

看电影迟到这种事通常不会在我身上发生,但也发生过。比如说去看《我和我的祖国》的时候,我和我妈进场时,电影已经开始了,虽然可能只剩播了几秒钟而已,但是银幕已经在播放正片了。那一次我们傍晚去看电影,从家里出发,我完全没有料到那条平时不塞车的路居然也要那么长时间才能到达。另外一个把我坑的就是那些通向电影院的自动扶梯比较神奇,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人特别多。的确我看的那场超前点映的《我和我的祖国》基本售罄满座。除了那次以外,我从来没有在看电影的时候迟到过。我不喜欢看电影的时候迟到,我妈也不喜欢,所以我们宁愿提早很多,但实际上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都不会提早太多,顶多是15分钟。如果只是提早5分钟,我们会觉得时间太赶了,非常有可能会迟到。各个电影院相对于用公共交通工具前往,我更信任自己的双腿,但某些地点是我之前没有去过的,所以路程估算可能会有一些误差。既然我不允许自己迟到,这些误差当然也会被纳入估算范围。

不迟到是一种好习惯。

2020-12
23

新冠警报再次敲响

By xrspook @ 9:51:51 归类于: 烂日记

随着气温的降低,新冠疫情又进入了水深火热的境地。当英国官方宣布变异的新冠病毒传播率会增加70%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以后,几乎可以这么说,全世界都进入了恐慌。欧洲的恐慌尤为严重。能跑路的人赶紧逃离伦敦,逃离英格兰。看着他们的这种逃离,自然的让我想起了差不多一年前的武汉。即便英国停飞机,停火车,也禁止公路,始终是有些人要跑出去的,尤其是那些关系不一般的人。如果英国真的要采取手段,封城这种事就不仅仅是阻断一切交通,而是要派警察甚至军队截留全部人。还记得一年多以前,英国和美国不是说要群体免疫吗?群体免疫这个词我还是第一次在英国首相那里听回来,结果没多久,他自己就染上了新冠。既然已经染过新冠,理论上应该有抗体,但是现在的英国首相难道不怕吗?同样乱七八糟的还有美国总统,不过现任总统估计很快就要下台了,所以近期好像少听见他在那里瞎掰。美国的副总统直播打疫苗,即将上任的美国总统也直播了打疫苗,但现任的美国总统呢?难道就因为他曾经染过新冠,所以不需要直播打疫苗吗?不过话说回来,直播打疫苗这种事,谁知道那是不是疫苗,还是纯粹只是打了一些营养剂之类。他们要作弊谁也拦不住,但估计,在现在这种水深火热的环境下,他们没必要这般作弊。

当伦敦人,当英格兰人,当英国人在逃离的时候,周边的国家,全部都把门紧紧关上。但是中国居然还没有停止来自英国的航班,这的确是让人有点恐慌,但之所以有这种决定,肯定是因为我们的人有底气,可以防得住。严防死守这种事我们已经坚持了一整年。从一开始不习惯戴口罩,觉得那很闷,觉得那喘不过气变成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甚至当冷空气肆虐、气温骤降的时候,戴着口罩反而比不戴口罩感觉还好。以前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大概因为只有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我才会戴口罩。比如说在灰尘弥漫的地方带防尘口罩,在有有毒挥发气体的环境下,才戴相应的防护口罩。其他时候,比如说生病的时候,我也没戴过口罩。因为这次的新冠经历让我明白到,无论是自己生病还是别人生病,戴口罩都是很有必要的。生病的人戴口罩不会让病好的更快,但起码不会轻易地传染给别人。生病戴口罩这个问题上,不仅仅要考虑自己舒不舒服,还得考虑别人会不会因此被我们拉下水。生病不戴口罩,打喷嚏不遮掩,不经常洗手这些事以前我也经常干,但现在我就像有洁癖一样一天洗好几次手,虽然已经没有像之前那么认真,但是,去过公共场所,摸过那些东西以后。我还是会认真洗手,尤其是去过人多密集的地方,比如地铁也比如公交。现在的这种情况,不仅仅是随便戴个口罩就能解决问题。如果我们身边真有那些人的话,戴口罩,戴质量好的口罩,而且规范地戴口罩都是必须做到的。

去年,我们已经没有了一个春节,今年我们会有吗?

2020-07
23

停不下来的狂

By xrspook @ 10:11:3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自己很喜欢做自己跟自己较劲的事,哪怕那些事对别人来说可能根本不值一提,但也正是因为我是那种一旦进入就完全控制不住的人,所以开始了某个让我沉迷的项目以后,我会完全停不下来,其它事情都没有心情去做,而一些本应该做的事情,被我抛到九霄云外。每个工作日晚上,我都跟自己说,我不要过度沉迷那些脚本,我应该运动,什么类型的都可以。最好可以有一个小时,即便半个小时也好。晚上7点半我就应该开始运动了,但实际上,推到了8点、9点仍然没有开始,过分的时候,甚至10点、11点还坐在电脑前,看着那堆代码,纠结自己还没搞定的事。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把这个东西放下。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放下是什么。对我来说,放手是个非常难做到的事,尤其当那件事已经被我放在日程表上,放在脑子里的第一位。

也许有人会说,人谈恋爱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状态。按照这个逻辑,我跟很多东西都谈过恋爱了,而真正应该谈恋爱的男人除外。我着迷于某件事时的那种疯狂劲比谈恋爱的还要夸张。也说不上是因为我爱得死去活来,因为有些时候,那根本谈不上是爱,有时那是恨,因为我会一边做一边咒骂。爱也好,恨也好,凡是有这些情绪的时候,我的状况就是停不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有个高人指点我这个迷津,我到底该如何走出这个人生的困局。大概有人会说,如果我把这种疯狂劲用在谈恋爱上,估计我早就结婚生孩子了。但是人生为什么非得就把疯狂耗在那上面呢?如果把疯狂用在别处,难道就得称呼那些为错误吗?可以确定的是,历史上每一个牛逼轰轰的科学家都是疯狂人士。没有在某个领域出类拔萃的疯狂,就不会有他们的成就。我没想过要成名,也没想过要搞出什么大名堂,我只是一直跟着直觉去走。随着人生阅历的逐渐丰富,我的直觉越发有了明确的方向。

疯狂是件好事,但疯狂停不下来,不能可持续发展,显然就不好了。很多时候,我的拖延症问题在于我过度疯狂。有时我会想,是不是我应该学习一下时间管理呢?到达某个时候,我就必须得停下来,无论我手头上正在做什么。这样更有利于我完成某些既定的目标,但是,这样会打击我的疯狂吗?我的计划一定就比我的疯狂对我更有好处吗?我觉得,通常情况下,我都是个很规律的人。即便哪些事情暂时还没成为我的规律,一旦我觉得那有必要,我就会强迫自己养成习惯。但是,在疯狂面前,所有规则都是浮云。也许在我心灵深处,我潜意识觉得疯狂比我平时的规则重要。虽然我明白到,过度的疯狂实际上会损害我的健康,比如每天都不安排时间运动,比如每天晚上都接近12点才睡觉。我知道那样不好,但我真的停不下来。如果我还是个孩子的话,干这种事早就会被父母骂死或者打死了,但现在,我已经是个成年人,我应该学会控制自己。

每次都是疯狂过后,冷静下来时,才觉得自己真不应该那么狂。

2020-05
22

写blog与做人

By xrspook @ 8:41:02 归类于: 烂日记

2004年开始写blog,很快就要到我的周年日。不知不觉间,已经快16年了。一个习惯坚持16年,是个比较神奇的存在。貌似我的其它习惯从来都没有坚持这么长时间,通常5年是一个坎。每天都写日志,写16年,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在我慢吞吞的时候,一篇日志一个小时搞不定,但现在我越来越有效率了,尤其当我的初稿变成用语记语音输入,然后用PC做后期的校对以后。语音输入大概需要15分钟,校对也需要大概15分钟。外加杂七杂八的东西,大概一天下来,理论上35分钟就可以了。某些时候某些话题可能我得想很久很久,修改很多遍,那另当别论了。还记得从前我还在乎过自己写了多少篇日志,别人写了多少个评论,又或者去搜索引擎看一下自己的点击率和浏览量到底是多少,但现在,我已经彻底无欲无求了。

天天都写,我会不会遇到没有话题呢?这种事情经常会发生,尤其是周末在家里,什么都没去,一天到晚就只是在那里吃饭看电视睡觉的时候。但话题这种东西,挤挤总会有的。看电视,看一些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东西,也会可能引发一些让你喋喋不休的话题。所以有没有话题不在于你真的接触了多少东西,而在于当你接触到那些东西的时候你有没有用心去想。一些跟自己非常遥远的东西,当然无法想象,比如说你要我谈谈宇宙恒星又或者物理定律之/类的东西,我只能把那个定理抄下来给你,或者甚至我抄下来的东西也是不对的。你叫我谈感受,我只能说你不要逼迫我做那些我完全没兴趣且不懂的东西。

同样的话题,在不同的时候,可能我会有不同的感受。今天我觉得没必要谈这个,但明天我会突然想起,我在这个问题上有点看法。

写blog和做人我觉得有点类似。没人可以逼迫你一辈子都去做你不愿意去做的事。如果有件事你一直都不愿意,但你一直都得去做,这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为什么被逼迫了这么长时间,你居然会对那件事依然没感觉,你应该痛恨它或者对它有点喜欢。要不改变那件事,要不改变你自己。光是吐槽没有用,尤其是当你吐槽的对象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路人甲。

在工作的时候,我经常会不知不觉地不得不帮我的猪队友擦屁股。的确,那个屁股我是可以想想办法,看怎么擦会好一点。但实际上,我非常讨厌擦屁股这种事,但是我却非常有兴趣研究那些人屁股为什么脏了,为什么他们不会自己擦。或许你会觉得我这是多管闲事,毕竟别人是在迫不得已的某些时候才找你擦屁股,你为什么要费心思全盘考虑别人的屁股用什么方法可以尽量不脏呢?教会别人不把屁股弄脏,如果弄脏是不可避免的话,教会别人擦屁股,就意味着我不需要再帮他们做这种事。让别人解脱,也是一个解脱自己的方法。多管闲事其实是为了让自己不被麻烦缠身。为别人想一大通,别人会不会感激你呢?有时他们会憎恨你!我无所谓,他们不在我脑洞大开的时候过来打搅我,我觉得就是最大的奖赏。如果人人都只是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甚至自己的事情都不做好,要让别人去帮你做,这个世界将充满麻烦。

我是个很懒惰的人,所以我要在我稍微勤快的时候多做一些,那么接下来我就可以懒惰了。

2020-04
25

该知道的我不知道

By xrspook @ 11:35:30 归类于: 烂日记

用两天才终于搞懂一道编程题目,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如果有人指点的话,肯定不需要这么长时间。如果在我看到这道题的参考答案之前已经完全明白参考答案里面写的所有东西的语法,我也不需要费这么多时间。对我来说,这个理解的过程就像是在猜谜语。什么样的东西是True,什么东西是False。理论上,这非常的简单,但实际上,当真的问起你的时候,如果还没有人跟你说过有这样的规则,你肯定想不明白,对我这种人来说,搞不明白就直接把那丢给python,要他试给我看会是什么的状况。

以前做条件判断,我都是用一些很明白的东西。用一些大家都知道是True还是False的东西,比如说条件是1大于2,这显然是不成立的,肯定是False,不会在这个条件下进行。但如果条件判断的时候,我传进去的是一个列表呢?列表到底是True,还是False?有东西,比如数字、字符的列表是什么?如果里面只有一对单引号,也就是空字符,那又是什么?还有另外一个情况,列表就只是一对方括号,一个空列表,这又是什么?通常来说,我不会给自己制造这些模棱两可的烦恼,如果是我自己写的条件,我不会这么折磨我自己,大概我会加个明确的判定下去。万一我真的把列表传进去作为条件判断。我会问那个列表是不是空列表,那个列表的长度是不是大于0?只要列表里面的东西,列表的长度就肯定大于0,无论里面是数字、字符,又或者是其他列表,甚至有元组,哪怕列表里面只有一对单引号,空字符串,其实也是有长度的,这样的列表长度为1。但空列表,就只有一对中括号的东西,长度会是0。如果在一对中括号里面又有一堆小号呢?从外面看来,中括号是有元素的,但是从里面的小括号元组看来,元组。这些说起来挺尴尬的事,如果你不知道他们的规则。无论如何都是回答不上来,答案是什么呢?这些答案又非常的明白,非黑则白,没有其他选择。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同一个判断上面,参考答案用了好几个表达式,是写脚本的人故意在用这种方式考验我们,还是说他有点随心所欲呢?对优秀程序员来说,通常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或者说这能算是错误,应该是有这样不一致的习惯。养成一致的习惯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注释的习惯。也比如缩进的习惯,在python里,缩进就是4个空格,没有说尽基本上程序就进行不下去了,因为通常你都要写个判断循环函数之类的吧。对我来说,我还没有养成空格的习惯,比如说,有些时候我的运算符和对象之间有没有空格,但有时却又。我完全是凭感觉。有些时候我会把那些东西搞得很开,有些时候我会挤在一起。当然,通常这些都不成问题。

在一道编程题上我之所以耗费那么多时间,就正如我上面所说,是因为在一些我应该知道的东西上面实际上我不知道。于是我得出一个结论,在看这个Think Python 2的时候,估计我得拿着本python的手册,一边学一边翻。显然Think Python 2这本书不会把所有规则都告诉你,因为他们想让你自己去学习,掌握那些他们觉得你铁定要知道的东西。

我不觉得用两天时间去研究透一道题是在浪费时间。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