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22

写blog与做人

By xrspook @ 8:41:02 归类于: 烂日记

2004年开始写blog,很快就要到我的周年日。不知不觉间,已经快16年了。一个习惯坚持16年,是个比较神奇的存在。貌似我的其它习惯从来都没有坚持这么长时间,通常5年是一个坎。每天都写日志,写16年,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在我慢吞吞的时候,一篇日志一个小时搞不定,但现在我越来越有效率了,尤其当我的初稿变成用语记语音输入,然后用PC做后期的校对以后。语音输入大概需要15分钟,校对也需要大概15分钟。外加杂七杂八的东西,大概一天下来,理论上35分钟就可以了。某些时候某些话题可能我得想很久很久,修改很多遍,那另当别论了。还记得从前我还在乎过自己写了多少篇日志,别人写了多少个评论,又或者去搜索引擎看一下自己的点击率和浏览量到底是多少,但现在,我已经彻底无欲无求了。

天天都写,我会不会遇到没有话题呢?这种事情经常会发生,尤其是周末在家里,什么都没去,一天到晚就只是在那里吃饭看电视睡觉的时候。但话题这种东西,挤挤总会有的。看电视,看一些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东西,也会可能引发一些让你喋喋不休的话题。所以有没有话题不在于你真的接触了多少东西,而在于当你接触到那些东西的时候你有没有用心去想。一些跟自己非常遥远的东西,当然无法想象,比如说你要我谈谈宇宙恒星又或者物理定律之/类的东西,我只能把那个定理抄下来给你,或者甚至我抄下来的东西也是不对的。你叫我谈感受,我只能说你不要逼迫我做那些我完全没兴趣且不懂的东西。

同样的话题,在不同的时候,可能我会有不同的感受。今天我觉得没必要谈这个,但明天我会突然想起,我在这个问题上有点看法。

写blog和做人我觉得有点类似。没人可以逼迫你一辈子都去做你不愿意去做的事。如果有件事你一直都不愿意,但你一直都得去做,这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为什么被逼迫了这么长时间,你居然会对那件事依然没感觉,你应该痛恨它或者对它有点喜欢。要不改变那件事,要不改变你自己。光是吐槽没有用,尤其是当你吐槽的对象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路人甲。

在工作的时候,我经常会不知不觉地不得不帮我的猪队友擦屁股。的确,那个屁股我是可以想想办法,看怎么擦会好一点。但实际上,我非常讨厌擦屁股这种事,但是我却非常有兴趣研究那些人屁股为什么脏了,为什么他们不会自己擦。或许你会觉得我这是多管闲事,毕竟别人是在迫不得已的某些时候才找你擦屁股,你为什么要费心思全盘考虑别人的屁股用什么方法可以尽量不脏呢?教会别人不把屁股弄脏,如果弄脏是不可避免的话,教会别人擦屁股,就意味着我不需要再帮他们做这种事。让别人解脱,也是一个解脱自己的方法。多管闲事其实是为了让自己不被麻烦缠身。为别人想一大通,别人会不会感激你呢?有时他们会憎恨你!我无所谓,他们不在我脑洞大开的时候过来打搅我,我觉得就是最大的奖赏。如果人人都只是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甚至自己的事情都不做好,要让别人去帮你做,这个世界将充满麻烦。

我是个很懒惰的人,所以我要在我稍微勤快的时候多做一些,那么接下来我就可以懒惰了。

2020-04
25

该知道的我不知道

By xrspook @ 11:35:30 归类于: 烂日记

用两天才终于搞懂一道编程题目,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如果有人指点的话,肯定不需要这么长时间。如果在我看到这道题的参考答案之前已经完全明白参考答案里面写的所有东西的语法,我也不需要费这么多时间。对我来说,这个理解的过程就像是在猜谜语。什么样的东西是True,什么东西是False。理论上,这非常的简单,但实际上,当真的问起你的时候,如果还没有人跟你说过有这样的规则,你肯定想不明白,对我这种人来说,搞不明白就直接把那丢给python,要他试给我看会是什么的状况。

以前做条件判断,我都是用一些很明白的东西。用一些大家都知道是True还是False的东西,比如说条件是1大于2,这显然是不成立的,肯定是False,不会在这个条件下进行。但如果条件判断的时候,我传进去的是一个列表呢?列表到底是True,还是False?有东西,比如数字、字符的列表是什么?如果里面只有一对单引号,也就是空字符,那又是什么?还有另外一个情况,列表就只是一对方括号,一个空列表,这又是什么?通常来说,我不会给自己制造这些模棱两可的烦恼,如果是我自己写的条件,我不会这么折磨我自己,大概我会加个明确的判定下去。万一我真的把列表传进去作为条件判断。我会问那个列表是不是空列表,那个列表的长度是不是大于0?只要列表里面的东西,列表的长度就肯定大于0,无论里面是数字、字符,又或者是其他列表,甚至有元组,哪怕列表里面只有一对单引号,空字符串,其实也是有长度的,这样的列表长度为1。但空列表,就只有一对中括号的东西,长度会是0。如果在一对中括号里面又有一堆小号呢?从外面看来,中括号是有元素的,但是从里面的小括号元组看来,元组。这些说起来挺尴尬的事,如果你不知道他们的规则。无论如何都是回答不上来,答案是什么呢?这些答案又非常的明白,非黑则白,没有其他选择。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同一个判断上面,参考答案用了好几个表达式,是写脚本的人故意在用这种方式考验我们,还是说他有点随心所欲呢?对优秀程序员来说,通常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或者说这能算是错误,应该是有这样不一致的习惯。养成一致的习惯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注释的习惯。也比如缩进的习惯,在python里,缩进就是4个空格,没有说尽基本上程序就进行不下去了,因为通常你都要写个判断循环函数之类的吧。对我来说,我还没有养成空格的习惯,比如说,有些时候我的运算符和对象之间有没有空格,但有时却又。我完全是凭感觉。有些时候我会把那些东西搞得很开,有些时候我会挤在一起。当然,通常这些都不成问题。

在一道编程题上我之所以耗费那么多时间,就正如我上面所说,是因为在一些我应该知道的东西上面实际上我不知道。于是我得出一个结论,在看这个Think Python 2的时候,估计我得拿着本python的手册,一边学一边翻。显然Think Python 2这本书不会把所有规则都告诉你,因为他们想让你自己去学习,掌握那些他们觉得你铁定要知道的东西。

我不觉得用两天时间去研究透一道题是在浪费时间。

2019-11
24

为啥不读书了

By xrspook @ 19:16:54 归类于: 烂日记

突然间我意识到自己很久都没有看过书了。这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已经说不清,起码《摩诃婆罗多》我已经很久都没碰过了,最后一次看是在从广州到杭州的高铁上。当时我看了大概十几分钟,然后就去干别的了。因为感觉实在很困,那段书刚好都在说道理,没有说一些很具体的剧情,所以非常容易让人走神。

一直以来我都只喜欢看一些小说类的东西,尤其喜欢看长篇,所以《摩诃婆罗多》在某些时候的确挺吸引人的,但是即便是在说故事情节的时候,他们也不忘要插进去无数多哲学或者做人的道理。如果要严格翻译的话,如果中文的译者是一个老学究的话,大概《摩诃婆罗多》翻译出来的散文或者诗词会让我纠结得死去活来,但幸好他们没干那种事,即便是翻译成字数严谨的诗词,但实际上意思还是很直白的。

我怎么可以一个月都不看书呢?大概因为从杭州回来以后就进入了双11的节奏,每天都为了各种打卡累死累活来,当然就没有时间放在看书上面了。通常我会花15-30分钟睡觉前的时间看书,看书不会让我过于兴奋,又或者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在我睡着之前,我就会结束阅读。如果那只是一个短篇,我会看完一篇就结束,但如果那是一个长篇,我会选择看到下一页子的第一段,然后结束。这是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从前,当我还看武侠小说的时候,尤其是那些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从表哥那里借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地方不看,我会把书页折起来,但后来,当我不再借别人的书,而是看自己买回来的书的时候,我会选择用书签。我舍不得在书上折一个角,就更加不用说,我不会在小说上进行任何的图画。正是因为我的这种癖好,所以我不怎么喜欢把书借给别人,尤其是小说之类。因为说不准别人有没有把书角折起来的习惯。另外一个就是,当书页翻不开的时候,别人会不会舔一些口水,然后去翻,想到这个操作,我就会觉得非常恶心。

小说之类的,我不会在上面涂画,但是练习册或者课本之类的,我必定会在上面留下痕迹。这其中也包括一些教程类的图书,因为读那些书的时候,如果没有加几笔的话,其实你是很难把东西记住,尤其当那本书是一个教材,你得通过学习完成考试的时候,涂鸦会变得非常重要。很多教辅类的书籍,讲的是原理,但里面也混搭有习题,那些书我就更加会下笔了。我不喜欢把小说借给别人,同时我也不喜欢把我的教材借给别人,这大概因为小学的时候我妈把我的课本借给别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谁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那些课本我一本都没有丢掉,但是,当我想把它们重新收集起来的时候,却发现缺了一些,那些就是我妈拿去借给别人,但别人没有归还的。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三十几岁人了,小学初中之类的课本肯定已经不复存在。但直到前两年,我才开始对那些东西进行清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留着那些东西,但我就是有这个感情上的需求。

不读书,我会无聊空虚,然后就会发生一些根本没必要的消费,不能太闲。

2019-07
11

买个心安理得

By xrspook @ 8:39:5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终于买了个跑步机,对从前的我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我觉得,户外跑就能解决一切问题,而做那种事只需要穿上跑鞋,然后出去。当然实际上要解决的不只是跑鞋、袜子、运动文胸、恰当衣服、防晒、水壶、腰包、帽子、太阳眼镜等等,这些说起来一个都不能少,而且每一个都是学问,但是当你终于可以毫不费劲地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老天会抛给你更多的问题。比如从前一直跑的那条路线不能跑了,非常有可能是正在修路,也有可能直接封闭掉了,又或者是根本不需要追究是什么原因,反正结果就是不能跑了。路不能跑,还可以换一条,但如果天气不允许,那该怎么办。天天都下雨,又或者一天都不下,但是到你即将跑步或者开始跑步以后就下雨了。好不容易等到不下雨,而且不那么热,你总算有心情跑一跑,却发现你还可以跑的地方出状况了。比如像我这样,被不知道哪来的狗占据地盘。如果我没有停跑,如果天气不是这么不近人情,那些狗绝对不可能占得了我的地盘,因为我一直都在那里,它们知道我才是那里的主人。但问题是这些偶然和必然叠加起来就变成了我停跑了好几个月。这必然会导致我的体重增加,外加我的睡觉时间比之正常推迟了一个多到两个小时,所以这就更加肯定了我的体重必然控制不住,体重无法控制,大姨妈当然也会罢工。如果之前没罢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综上所述,我买了个跑步机,虽然我非常明白那个东西买回来最终结果肯定是没几次以后我又会丢一边,成为我的收藏品。这个跑步机才1000多块钱而已,去年在梅州的时候,在那个五星级的酒店里,我用过他们健身房商用的跑步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看上去挺高大上,跑起来的感觉尚且不怎么好,所以我觉得这个跑步机最终会沦为我的走步机。跑步机也好走步机也好,反正能让我动起来就是件好事,毕竟即便在走步机上动一动,也总比别人看着我在原地跳号好,虽然效果肯定不如户外跑,但起码会让我持续动上一段时间。我觉得现在我最需要做到的是重新养成习惯,而不是达成什么具体的目,比如我要把体重降低到什么样的水平。如果我能保证每天都在晚上11点之前睡觉。如果我能保证,每周我的中等运动量以上的时间有5个小时以上。如果我能保证一周四个工作日我起码有两个晚上不在饭堂解决。那么,把体重降低以及降低那绝对只是时间的问题。跟能拿出多少时间做运动相比,我觉得要做到不晚睡对我来说更艰难。现在几乎每个晚上我都接近12点才睡觉,而第2天早上5点多莫名其妙我就会饿醒。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我就知道那种感觉叫做饥饿。躺在床上,不能控制地觉得口水在分泌,肚子里那个可能是胃的器官在抗议。第1天晚上,我觉得可能是我的麦片吃太少了,第2天我已经多吃了,但实际上还是会这样,只是反应没有第1天强烈而已。

我非常明白,放任自流是不好的,但是现在貌似我不知道该如何把这匹野马拉回来。

2019-05
18

恐慌

By xrspook @ 13:00:47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搭同事的车回广州的时候,我有惊魂感觉的。首先是一出单位我就已经被她吓一跳了,她居然可以把车一开到马路上就双眼盯着手机找导航路线,不看前方,双手也脱离方向盘。我们那条路上的车虽然不多,但绝大多数都是大货车,显然那些车开起来是完全没谱的。所以虽然车向前溜得很慢,但是她的这种说法真的吓得我一身冷汗。同样让我惊悚的还有刚刚进入了沿江高速,她又开始了一出单位的那个操作,那可是在高速公路上,虽然你已经靠边且闪灯,但还是很危险!导航这种事,你应该在开车之前就已经设定好,又或者你必须在路上设定的,你在上高速之前或者在某条马路上靠边停下车再干。如果那是一个年轻人,他可以单手完成手机操作且一只手还放在方向盘上,视线是可以看一下手机再看一下路,你还放心一点,但显然那个人已经50多了,眼睛不太好使,手机操作不太灵活,而手机的反应又貌似跟不上她的思路。这一切叠加下来真的是吓得我半死。

昨天在沿江高速的出口堵了好长时间,原因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每个窗口的人貌似都不可以顺利地收款,每次收款的时候那个收费员貌似都要打电话,不知道是不是沿江高速的某个入口或者某些入口的制卡失灵。之所以这么估计,因为走ETC车道的没事。我们被卡在中间出不去也退不出来,所以我的那个同事就开始路怒了。她把那个收费员骂了无数次,埋怨她遇到这种情况不指挥倒车。但其实我心里想,你看一下其他收费口就知道这不只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即便让你倒退出这个车道,你到了其它车道还是会出现这个问题。而之所以这种事情被你遇到了,是因为你一直都说要装ETC,但是一直都没有装。原因是某些赠送ETC感应器的银行需要捆绑信用卡,而你不想在那家银行申请信用卡,以及为了信用卡还款方便再绑定一张普通储蓄卡。申请个银行卡你都嫌麻烦没装ETC,所以必须走人工通道,这又能怪谁呢?情况就像现在某些迪卡侬商场已经实行自助收费,比如猎德店就这样。他们把本来5个以上的人工柜台缩减成一个,取而代之的是搞了一排自助收费机。如果你没有银行卡、支付宝或者微信,你就只能排那唯一一个的人工柜台了。

这还没完,下了沿江高速以后就是文冲。我们走的是黄埔大道,在过了八十六中以后开始行车缓慢。倒不是因为交通事故塞车了,而是因为车很多,红灯也很多。车多红灯多当然会导致我的同事又开始路怒了。不过这次她倒不像被塞在高速出口那般反应剧烈。每当因为红灯停在某个地方的时候,她就会双手脱离方向盘,拿着手机去看导航的路线还剩下多少公里,还得多少时间。这还不只是看一眼,而是要看很长时间,所以每次我都只能盯着前面,快要开车的时候提醒她不要看了。你知道前面路况又怎么样?红灯怎么样?你还是得走这条路线,在那个下班高峰期,广州所有主干道都是那样,专心开好车就行了。如果我不是每次都提醒她,后面的车必定还响我们喇叭,因为绿灯了还不走。我们自己在等红灯,希望前面的车快一点,我们能少等一个灯。她做那种事的时候却不会考虑到后面车的感受。她说她老公开车的时候也会一直看导航,看到前面塞车了就转换路线。我觉得这种思路原本没什么问题,问题就在于做这种事应该不是一个人操作完成,开车的人就只管开车,路线导航得由另外一个人去负责,这样才能保证行车安全。驾驶员的眼睛离开前方一秒钟尚且会出现问题,更何况是她那种无论是停车还是低速慢驶的时候完全不看前方。

我的同事总是跟我说某条路线她熟悉,所以我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尝试新路。不熟悉的路线她会很恐慌,但实际上作为乘客,我觉得她这般开车无论走哪条路线我都很恐慌。她的恐慌原因是对即将发生的东西不熟悉,我的恐慌是明知她一路都很有问题。

这辈子我搭过很多次别人的车,但我从来没遇到过一个人是像他那样开车的。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