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
30

脑建筑

By xrspook @ 13:08:39 归类于:烂日记

阴沉沉的天让人不想起床,现在的温度比之前稍微好了一些,所以不用跟炎热做斗争,也不用因为太热,而不得不起床。之所以到点了也不想起床,我觉得原因并不主要是天气。该起床的时候不想起床,还想睡觉,大多时候是因为前一天晚上我的睡眠质量不好,深睡时间不足够,休息时间,当然也就不到位了。连续两个晚上我的深睡时长都一个半小时不到,但是我的睡眠时间却有7个多小时,这说明我的睡眠效率很一般。我从来是躺下就能睡的人,但睡的质量怎样我就无法把握了,判断标准只能是我醒来的时候到底是精神抖擞还是困得要死想继续睡。

昨晚做了个比较神奇的梦,梦里的场景相当复杂,其中包括一个很大型迷宫一样的医院,以及出了医院以后坐在车上路过的一条城市马路。梦里的那个医院很大,但是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我需要找到的那个科室,现在我实在想不起来,当时我要找的是什么科室。整个医院都是昏暗的,看不太清楚,但里面有很多人,那个电梯简直得用古典去形容,是那种欧式风格的,而且是烂烂的。也说不准,那到底是个什么医院?反正跟我现实中遇到的医院,相差挺大。因为我从来都没见识过那种电梯的医院。为什么要去医院呢?因为妈妈收到了居委会发的一份通知,说那些乙肝抗体为阴性的全部都要去进行抗体注射。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经常得做这种事,大学的时候也做过。我是那种,经常抗体全部为阴性,经常需要重新注射的人,但这次区委的通知里面说的并不是打针,而是需要吊针。从来都没听说过这种事,因为那些免疫注射基本上都是通过在手臂上打小小的一针,但通知上却说我们那些抗体为阴性的人需要打点滴,而且还不止一次。在梦里我发飙说,即便你在我体内注入超过两双的疫苗,也不会起作用的。我和我妈只是去医院逛了一下。在离开的时候,我进了一部电梯,但我妈没进,具体原因已经不记得了,反正电梯出来我就马上进入了搭在车上走在城市路上。那个城市的风景好神奇。跟医院的古典电梯相类似,到处都是有点旧旧的感觉,广州没有这样的街道。显然那个地方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那个创作的原型大概源于我对广州街道的一些想法,以及在印度电影里看到的很多场景。印度被英国殖民了很多年,所以他们的建筑里有非常多的欧式风格,老房子不少。那些建筑跟广州某些地方的老房子的感觉有得一拼,但不同的是,他们的老房子,依旧正常生活住人,无论室内室外都是,但广州的那些老房子,现在大多从前的业主已经不存在,现在很多是72家房客,甚至已经租给了租户做生意,或者纯粹摆放货物之用。虽然那些是民宅,但早已不是民宅的用途。我一直都想进那些老房子里面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从几岁开始就已经有这个愿望,但却一直没有实现过,我真的很想上那些砖木结构的楼梯,里面的屋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呢!高中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关于广州建筑风格的研究课题。但实际上我们的资料也都只是从书籍上搜罗回来,毕竟那个时候互联网还相当不发达,上面的资料远远没有现在这么海量。西关大屋、东山小洋房,还有一些时代的产物,比如说竹筒屋。但其实我们忘记了一些非常经典的,特殊建筑,那就是六七八十年代的公租房,那些房子遍布在广州老城区的各个角落。现在居住在那里的,绝大多数都是,老人,于是就成了一个个老人的聚居点。

我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太多,我需要探寻的东西简直得用海量去形容。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