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
15

乐观,西语和文艺

By xrspook @ 17:01:49 归类于:烂日记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乐观了,所以有时我会无法理解为什么别人会那么的悲观。为什么要放弃在起跑线上?为什么可以一直都哭丧着脸?为什么明知恶心事已经发生却只是愤怒悲伤而没有任何move on的对策?高兴的时候,我会各种手舞足蹈,当我负面情绪袭来的时候我自然而然会有些劲爆的反作用思想马上中和,情不自禁的啊!虽然那些念头很傻很天真。这个过程是我自己不能控制,我不能阻止自己不乱七八糟地想些好东西出来中和。面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我总能条件反射地托出很多莫名其妙的借口为其开脱。这是我的过人之处,也是我的2B之处。

在射手的世界里非黑即白,要不很爱很爱,要不无感,因为很恨很恨的东西都被我们自动过滤掉了。

今天我又被Rosetta Stone欺负了,那个该死的“octubre”,我知道一定是“c”和“t”发音的问题!在这个软件里,“d”、“r”都要读得很“露骨”才能通过的,比如说“duerme”、“gracias”以及“por favor”,但这回,“c”也加入了“必须露骨”的行列了。

昨晚看了梁文道开卷八分钟节目关于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几个:

开卷八分钟–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11597763i87670459.html

开卷八分钟–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二)
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11597763i87670527.html

开卷八分钟–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三)
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11597763i87670571.html

开卷八分钟–马尔克斯《百年孤独》(四)
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11597763i87670629.html

开卷八分钟–马尔克斯《Memories.of.my.melancholy.whore》
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11597763i87670689.html

我是边看边点头啊,同意到骨子里去了!幸好,在我进行演讲之前我不知道有这个节目,如果我在演讲之前我看到了,我的思想肯定会被束缚的,那么最终说出来的东西就不是我自己的了,而是不自觉地以我的方式来阐述文道兄的观点。如果我的演讲有更多时间,我也会分享文道兄用了5个8分钟细细道来的一些书细节,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也就只好更加凝练了。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我的底子相比于文道兄,我的“文化底蕴”可真够水,一些技术上的东西,一些手法上的知识我一片空白。但如果在大家都可知的范畴内比较,我还是有点自信的。不过呢,谁说比较就一定要公平,正是因为不一样才有比较的意义嘛。

PS:我的演讲PPT在此

在沦为摔角2B青年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只是个单纯的文艺青年。当时我的我更含蓄更内敛,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是越发觉得该张扬的时候必须张扬的道理了。2011年我作了那个改变,所以相比近几年来说,我的2011可谓是特别丰富多彩,而我并不想让这个停下来。趁着还年轻,赶快想干嘛干嘛去,梦想什么的都别托着脑袋看星星了,直接行动起来。

不甘心被欺负,不甘心恶心的结果,所以,必须的乐观,必须地继续fight,必须的把它们都赢回来!

2011-12
2

怨念中的乐观

By xrspook @ 22:54:39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一大早,吃早餐的时候我就不爽了,领导让我给出这一年到11月底的所有数量,2!就差一个月,差不到30天就一年了,这么急有用么,不过更2的是那些要求在这个时间给出所谓总结的上级。脑残么?!脑残么?!脑残么?!今天,A找我拿数据,说截止到上个月的,明天,B找我拿数据,说截止到今天的,后天C找我拿数据,说截止到这个月25日的,这有意义么?!所以有时我真的很喜欢报送时间定下来、格式定下来的报表制度,免得东问西问麻烦。如果有软件他们他们能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那多好,本来,理论上库内的某系统是能做到的,但残酷的事实告诉我们,那东西的抽风次数已经让我们无法信任它。还有一点,既然你们说统计重要,既然你们要我们年末提供统计报告,那么为什么你们还要一个个拿数据亲自分析半深不浅的东西呢?单纯是数据的堆砌,看不出规律,年复一年,那帮老人家们实在让我叹气。

早上,被告知要去扦样,很不情愿,非常不情愿,但最终我还是去了。但我去的时候已经错过时机,但我知道肯定还有机会。我去了汽车发放站,机电科几个男的正在那里把少量脚料(那里原来有5.5吨,囧)撞车,我也去帮忙,纯粹出于自愿。干体力活,我挺喜欢,真的。什么把一袋袋小麦、粉尘搬上叉车,然后再倒进自卸车。用皮带机的或许会方便点,但用皮带机还得管什么尘土飞扬,用完以后还要擦干净那货,不如直接这样好了。干这种事的脏已经到达了一个境界,于是要不你站得远远的,光看,只要你动手,那么无论你搬1袋还是搬10袋效果都一样,所以我选择了跟他们一起干,单位里其它女的肯定不会这么做,但我会,我不忍心看着别人在干活自己站一边。这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做点力所能及的东西,而我这么做,也纯粹是出于好玩,那20-40公斤一袋的东西难不倒我,只要你不强迫我得大幅度垂直提升就好。

最后嘛,装完小麦车,稻谷车来装货,快装好的时候,那车屁股漏粮,机会来鸟!就这样,我逮到了扦样的机会。本来,我应该在1小时前在流程,在皮带机里扦的,但我却在1小时候汽车发放时才取,效果一致。但,我不用独自怨念让我扦样的决定,同时也跟男同事们高兴地干了一阵子。

下午,叫我去什么解绳子。实际上就是站在仓底,等待药渣从30多米的仓顶吊下来,我要干的就是把安全绳的扣子解掉。你知道么,实际上就只有3袋,但我在仓底各种等不少于30分钟!那段时间里,我把我想到的RS单词都数出来,能想到的句子都大声念出来了,那时我才发现原来我做口语的时候之所以提心吊胆是因为我居然没有这种反复练习高声诵读的机会,一天里除了那一个小时就没有了,我应该把那一小时的沉浸式西语扩大到我生活的其它时间!单词句子喊完了,我开始喃喃西语歌,接着是英语歌,英语歌唱了没几句就有活干了。一个下午,转眼就结束。

我不喜欢被叫去扦样,我不喜欢被叫去解绳子,但当我真的没有余地必须干那些事的时候,我总能找到让我快乐起来的方式。

这大概就叫做乐观。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