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
28

自学

By xrspook @ 9:11:14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高中某一年的音乐考试。老师让我们每个人都上去表演。我已经不记得班里有没有人上去唱歌跳舞之类,反正我是拿着初中发下来的高音竖笛上去吹长江之歌。记忆之中,初中老师貌似没花多少时间教我们吹那个东西,但是学期开始的时候,那个乐器以及那个乐器对应的简谱发下来了,然后我就按照那个简谱以及那个乐器上简单的说明书自己玩了起来。我在玩,我同学也在玩,大家有时甚至会一起合奏。初中的某次音乐考试,老师好像指定了某首曲目,让我们单独到某个房间里吹给她听。我一点都不紧张,因为掌握了那个东西以后,我能吹的歌比老师要求的那首复杂多了。至今我都不知道那根高音竖笛要多少钱,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很便宜。那个东西不是小孩的玩具,不是随意做出来的,虽然简单,但是靠谱。高音竖笛的音程相对于其它乐器来说很短。当然如果我技术够高的话,肯定是可以变化出很多东西的。不过,我没有在那上边花费出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研究那些很难捉摸的高音。

小学的时候,音乐老师教的是电子琴。我家里也有一台和学校同款的,原因是我的一个姨妈是小学的数学老师,他们学校淘汰了一批电子琴,于是她就给我要了一个。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学校的电子琴,都是那个模样。反正我姨妈的女儿用的电子琴就要比我的高端,因为那个东西是他们自费买的。

幼儿园的时候,我分不出谁有钱谁没钱,又或者我根本没想过要去分,有钱没钱都无所谓,但是从小学开始,我有点意识到钱这个东西了,比如我表姐家就比我家有钱。最深刻的是她每年收到的红包可能是我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这东西不是我故意打听的,而是我爸妈无意之中跟我说的。之所以这样,并不是因为她爸妈的收入比我爸妈多多少,而是因为她爸爸工作职位比我爸妈都高很多,所以我表姐每到过年收到的很多红包其实都是变相的送礼。从那时开始,我意识到原来我跟她不一样。即便知道了这个事实,但是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也能像她那样,能收到别人变相送礼的红包。毕竟在初中之前,红包的钱几乎完全掌握在我爸妈的手里。我对那些钱没什么兴趣,因为只要是合理的支出,爸妈都愿意为我花钱,而通常来说,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购买欲望。

大概我爸妈觉得花钱最不值的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买了一个叫做蓓蕾电脑的学习机。卖那些东西的人去学校卖广告拉生意,看到班里的人都买的时候,自然我也想来一份。那个叫做蓓蕾电脑的学习机跟真正的电脑差很远。我几乎没怎么用过它,但是我却非常记得小学三年级学习周长面积的时候,单元测验我考砸了一次,结果我妈就用那台学习机逼迫我加码练习。因为测验成绩太差,所以全班都要重测,第一次测验全班几乎全军覆没,但是经过蓓蕾电脑的加码以后,第二次测验我突飞猛进,简直就像开挂了。我觉得,不是因为那个蓓蕾电脑有多厉害,而是因为我妈实在无法接受我考砸了,而且还是在那么简单的周长面积计算上面。

现在回想起来,小学的时候我还用过什么蓓蕾电脑、上过奥数和英语中心,但从初中开始我就开始抱着各种辅导书自我提升,拒绝学习班,所以我人生往后要掌握新技能的时候都默认采用自寻教材无师自通了。

2020-01
14

自娱自乐

By xrspook @ 9:48:31 归类于:烂日记

花了几天时间,每天我花了十几分钟到个把小时练习尤克里里,貌似现在我已经几乎回到了我放下尤克里里的那个境界。虽然还是差那么一点点,但是我很确定那种感觉已经回来了。

不靠谱这个词我不知道是怎么整出来的,但我觉得其实不靠谱和空穴来风这两个词大概都是可以有多种理解方法。不靠谱,通常的意思是跑调了,引申出去的意思是某些人信不过,但是昨天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演奏的时候可以完全不依靠乐谱脱稿完成,出来的效果跟眼睛一直要紧盯着稿子完全是两码事。有些人弹琴的时候,总要盯着谱子,又或者要盯着琴。我觉得到达一定程度以后,琴上的音完全是随心所欲出来的,你不需要理会手指在哪里,倒不是因为手指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而是你心里默默知道到达那个位置就能发出你想要的那个音。这种事情首先我是在高音竖笛上做到的,接着是尤克里里,最后,我在电子琴上也稍微有了这个感觉。这不代表,我很熟悉这三种乐器,准确来说,我全部东西都只是知道个皮毛而已,我只是能让乐器发出某些正常的声音。之所以说某些,因为有很多技巧我完全不懂。我不是那种被家长抓住每天都要练好几个小时琴,最终是为了去考级或者表演的人。我的爸妈没有阻止我玩乐器,但是他们不会让我在一些不恰当的时点骚扰他们或者骚扰邻居,但他们也从来没有投诉过我的练习很难听。我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天赋类型的人,所以要熟练掌握某些东西,我必须反复练习。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忍受我翻来覆去的那些搞歪了搞错了的调调。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很烦,烦到一定程度,我就会去开骂了。他们并不是因为钱的原因不去请老师培养我,而是因为我拒绝老师这种东西。因为我不想固定去上课,我更加不想浪费那个钱。有些孩子,有些家长,学习兴趣是为了考试的时候能够加分,起码在我读书的那个年代,有某种特长的确可以在报考的时候加分,但显然我很讨厌那种东西。无论是有一技之长加分,还是因为被评上某个东西加分。理论上我初中升高中的那一年,我应该有得加分,但貌似那分并没有加到我的中考成绩里。我的中考成绩不需要加分就能让我入读我报考的第一志愿,而且还可以进入到他们的重点班,因为我不仅仅达到了那个学校的入学线,而且还达到了他们划分重点班的分数线。

一直以来乐器这种东西都是我的一个玩具。我会把它们抛弃在一边,冷落好长一段时间,不是因为我不喜欢它们了,而是因为我又跑去开发我的新兴趣了。乐器买回来,一个比一个贵,高音竖笛只要几块钱。口琴需要十几块钱。尤克里里400多,民谣吉他800多,智能电子琴1400多。我不确定我还会不会买更贵的乐器打破这个纪录,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贵还是便宜、小东西还是大块头,我都喜欢。那是我的一个输出方式。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只是听到某个曲子然后以我的方式表达出来。我从来就没要求过自己要表达得多么精准,又或者是原封不动的像录音机一样播放出来。我只是享受那种把我喜欢的曲子表达出来的乐趣。

原来我这种自娱自乐的性格从很小开始就有了。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