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
8

我一切安好

By xrspook @ 23:32:57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去中山医做了鼻内镜,结果表明鼻咽癌木有,但鼻炎是有的。

今天去得并不早,大概是9点多才挂的号,83号,但实际上上到8楼耳鼻喉科排队的时候已经看到第59,医生们,你们真给力!只要跟医生说我体检EB阳性,我知道,我的鼻内镜是绝对跑不掉的。

有人会把这个内窥镜称作鼻咽腔镜,但在中山一院,鼻内镜和耳内镜是一起的,咽喉部分的叫做喉镜。但实际上呢,鼻内镜可以鼻子和咽喉都看完。

去年的经历里让我最痛苦的步骤!

但今年还算好,眼泪是被逼出来了,但没到内牛满面的境界。我一再控制自己,说服自己一定要放松。MOTO L72真牛,只有后置200像素的镜头,于是这样随手自拍居然可以把一切小瑕疵都统统掩盖掉。今天,我感觉插这个并不算太痛苦,我坐了一段时间后觉得,会不会是麻药用得不够多?因为我喉咙部位基本没感到麻胀。护士叫我自己拔掉棉签换拖鞋去内窥镜室准备。虽然我觉得自己已经是轻轻地,但把棉签拔出来的时候我心里还是默喊了一句“偶的上帝啊”外加一个痛苦的表情,这不是浮云!

麻药够不够,内窥镜插进去的时候我的预言成真了!麻药木有完全到位。当内窥镜插到左鼻孔的时候左眼已经不受控制地出水了,右边的状况一样。原来,被弄得痛到流眼泪是可以单侧眼的!不过呢,这不完全是痛,这是刺激,就像芥末吃进去感到的不是辣,而是呛,进而眼泪出来一个道理。也就是说,我今天被迫“哭”了两回。在等医生写病历和打印鼻内镜报告的时候,我见证着一男孩被插鼻内镜的麻药。折腾了好久!护士甚至说你这样动,我插不进去啊。那是刺激、痛,进而引发的紧张。孩子他爸在身边让他勇敢一点,放松点,但这谈何容易。于是,当麻药插好后,我看到了男孩几个擦眼泪的手势。我懂的,我理解,这完全不是因为你不勇敢,谁叫五官是相通的呢。

好吧,我的检查结果到底如何呢?

鼻咽癌没有,没有发现病变,但鼻子内部的某个部位的确肿胀了,容易毛细管破裂,引发涕血,而这也解释了我为啥一直以来都感觉分泌物多。

EB阳性的结果+涕血,谁能很淡定呢,但今天总算尘埃落定,大家和我都可以放心了。

明年体检,或许还会来个EB阳性,那么,到明年这个时候再不淡定吧。

2011-08
6

鼻内镜伤不起

By xrspook @ 22:13:48 归类于:烂日记

前两天,上周两周军区总医院的体检报告出来,医生建议有3条,其中两条两年前的体检已经出现过,无压力,但另外那条有点让人紧张——EM阳性。EM是一个免疫指标,是鼻咽癌的筛选指标之一,而广东又恰是鼻咽癌的多发省份,这东西无法手术KO,听说只能放疗和化疗结合。我才25,没有不良嗜好,老天爷真会开玩笑啊~~~

今天一大早去中山医,这是随便挑的大医院,但原来中山医在耳鼻喉这个科目很有名,那个护士站挂满了一堆的牌子。

第一次去中山医看病,这什么鬼地方,完全不知道今天神马科、神马医生开诊,所有供外人写的笔都是用纸卷住圆珠笔芯的,老天啊,这都神马年代了?!来跟塑料笔杆很贵么?!挂号和计价收费的人手脚很慢。中山医的大堂昏暗,电梯很小,才15人的电梯,这可是医院哦,经常会有轮椅病人的哦!挂号纸上只有挂号的排位,没有大约的候诊时间,也没有医生名字。ENT在8楼,8楼挺吓人,这边是ENT,那边是手术室,请不要暗示ENT和手术很有关系好不。

医院的空调向来都是很大的,幸好,8楼没有1楼大堂和4楼计价收费那么阴森森,8楼挺明亮。记忆之中我只看过2次耳鼻喉科,第一次是读幼儿园的时候经常流鼻血,于是去省中医院看耳鼻喉,第二次则是2009年的面瘫,我挂的是眼科,眼科让我转诊到耳鼻喉,耳鼻喉最终让我转诊到神经内科。今天我的号是第22,候诊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个从诊室出来的人喃喃地跟她身边的人说要去挂神经内科的号,嘿嘿嘿,我懂的。我能说这是大医院抠门么?当年我转诊2次都不用重新挂号,医生写两句话就好了,但那人却需要重新挂号,杯具。

今天算很幸运了,候诊的时间并不长。进去坐下以后,拿出体检报告,医生问我有什么不适,回答曰:“没有,但体检是这个。”(同时翻开并指着体检报告的某页某指标)。年轻女医生很淡定:“那开个鼻内镜吧。”不过,当时显得很不淡定地只有我妈。我觉得,癌这东西我已经见识过,如果某事已经发生,不淡定也没用。

鼻内镜,多谢168元。

交钱后来到鼻内镜检查室门口,把已交费的单子插在排队用的钉子上,然后开始看墙上的说明。哦,原来做鼻内镜需要先麻醉,麻醉期大概是30分钟。

坐了一会,有个年轻的男医生/护士出来,把钉子上插着唯一的单子(我的单子)拿走,我进去了。才进门两步,他就吩咐我坐下,我懂的,麻醉。他拿了两根浸了不少无色麻醉剂[好像是麻黄,检查室里某个说明上写的](甚至浸得太多了,不得不甩掉一点)的棉签往我鼻子里塞。不只是直着进去,还往下插,塞到鼻子和喉咙链接的通道里,我试图保持镇静,也不知道是那根东西太粗,我的那个部分太柔弱,还是麻醉剂的刺激,反正那一下,剧痛。先是插左鼻,然后是右鼻,也不知道是有心理防御还是什么的,我感觉右鼻比左鼻还要痛。插完两根棉签后,他还要对两根棉签旋转一下,又是剧痛。囧大了,我没有叫出来,但显然,我已经内牛满面了,不只是痛的问题,是五官连通的问题,想象芥末和眼泪的故事吧。幸好,痛只是刹那的,当他不再折腾棉签我也就没什么感觉了。坐在那里,等待麻药起作用,先是喉咙感到苦,麻药流到那里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感到喉咙的麻痹。不知道坐了多久,大概10-15分钟吧。期间,我听到了远处诊室传来的咳嗽声和呼喊声,这……吓人么…… 当喉咙开始麻木的时候,我淡定地发了一条围脖

好了,医生终于把我叫进去了,开始还以为内镜检查的医生是另一个,但原来,是刚才给我开检验的医生。

鼻内镜么,就是躺在床上,她把我鼻子里插的棉签拿掉。然后盖上一块穿了一个洞的布,我懂的。然后,我看到了亮光。首先,她在我的右鼻里插进去拔出来两次,如果说刚才麻药是剧痛,那么这插拔怎么算都只是微痛,然后是左边,左边只插拔了一次,完全不痛,然后,医生跟我说:“好了,没有任何问题。”我马上从床上弹起来穿鞋子等待她的检验报告以及在病历上写上几个字。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咋的,反正我觉得我的眼睛和鼻子里有液体流出,随意用手一擦了事。在离开检查室的时候,我再次淡定地发了一条围脖

就这次经历而言,上麻药和等麻醉是漫长痛苦的,但镜检本身是快速愉快的。

就这样我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医院。出医院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喝了两口水,但还是被呛到了,我马上意识到,麻药还在发挥作用呢……

运气非常好地到车站时我要搭的公交车来了,还有座位。坐下以后,我又感觉右鼻有东西流出,再次下随意地手背一擦,囧,咋的是红的,显然,只是右鼻,左鼻没有。看来之前我所感觉到的右鼻比左鼻疼不是浮云。

EM阳性,不是好东西,如果年年如此,为了安全起见我还得年年去做鼻内镜,但鼻内镜一点都不好玩……

鼻内镜啊,伤不起啊~~~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