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
1

对自己负责

By xrspook @ 10:52:05 归类于:烂日记

当我看到一个视频,我的第一个反应会是我要不要做翻译。当然,这里的视频肯定是有特指的,因为我知道那些东西估计不会有人做翻译。这里我说的是估计,至于有没有我不知道,我也没兴趣去探求,别人做我也做也没关系。这是我对自己的考验。至于别人做成怎么样,我不关心。我只需要做最好的自己。至于出来的那个结果能不能超越我以前所做的,我也不去考虑,毕竟视频是不一样的,内容不一样,表达的方式也不相同。不是同一个东西。,无法很客观地评价好还是不好。但有一点是可以判定的,我有没有尽全力去努力的做好它。当我开始干的时候,我会希望自己快点。因为如果东西放时间长了,新的意义就荡然无存了,那便成了旧闻。别人看过了其它版本再看我的,会感觉怪怪的,就像我做完自己的东西再去看别人的。有些地方我可能会觉得他们做得比我好,但有些地方我会不自觉地有一些不屑反应。但这东西着急也没用,我的确想快点,但实际上当你专心的时候,那些都会抛到九霄云外。

我知道自己是个丢三落四的人,所以我只能接受自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修改和压制,甚至上传完以后还得继续两三次重复。我觉得视频翻译校对压制上传的过程,对我来说就像一门考试,但是这门考试的评卷人不是其他人,而是我自己。即便已经上传完毕,我的脑子里会依然会想着那个视频,在不自觉的时候,自己还会挑里面的刺。跑步的时候肯定会想,走路吃饭洗澡的时候也会想。准确来说是只要我脑子有空闲,我就会不自觉想。但那种想是无意识的,我不能像播放器那样可以把整个片子播一遍,我没有那个记忆力,但是里面的某些句子我会突然觉得是不是用别的说法会更好。如果发现里面的某些句子,之前理解错了,又或者有更好的表达方式,我会修改字幕文件,重新压制视频。去年之前,还没有人能帮助我减少这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工作,但去年我认识了个朋友,他的确能减轻我这方面的神经质。虽然有别人的帮助,但最后判定要不要重来的还是我自己。一方面我没有对自己做什么非常明确的要求,但另一方面,其实我对自己非常严格。这种严格体现在我不能容忍自己目空自己已经知道的错误。还是学生的时候,老师一再强调我们不能有侥幸心理,觉得这道题我不会做考试就不会考,所以希望能蒙过去。当时的我也想不蒙过去,但我实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又或者有个大神来指点我让我不在那些问题上面有困惑。当我自己能掌控一切之后,如果某个东西我不懂,我一定会搞到懂为止。如果那个东西做不好,我会反复练,直到能做出我期待的效果。但有些时候就是做不到的期待的样子,因为我的目标设置有问题。那个时候,我会重新审视是不是其实那个终极目标是不可行的。我遇到过这种事,当时我在优化网站,发现某些需要做的步骤是我根本没办法做的,所以那一步优化只能跳过。那是主机的问题,那是服务商的问题,我们购买的那个服务不能实现那个功能。

如果可以重来,可能我的学生生涯会变得优秀点。但我跟其他人一样,一天只有24个小时,让我变得优秀的前提是我得付出比别人多很多,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下,我真的能做到吗?

2015-04
2

畸形心态

By xrspook @ 20:01:13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听到了一个我觉得非常奇葩的说法——学校发现学生作弊(大学),会取消学生的学位证,同学们认为学校这样太严格了。到底什么是严格什么是不严格?能考进某个大学(不是买学位靠关系之类)就说明你有这个能力进入到这个学校学习并跟上,或许不同的人跟上进度所需要动用的精力非常不同,有些人考试前几个小时看看书就能轻松考高分,有些人得辛苦好几天甚至好几周才能保证自己能通过某门需要考试的科目。读过大学的我表示,其实要不合格得补考重修挺难的,如果你曾经用心去干。我的同学的确有的需要补考或重修,甚至有些重修一次还不行还得多次重修,但最终他们还是过了啊,全班都拿到学位证了啊。不合格就不合格,既然你选择了吊儿郎当、风花雪月,但自己又不是那种神级的绝顶聪明。不合格后补考和重修不会让你丢掉学位证(多次发生这种事,而且累计超过多少学分貌似会),但作弊且被发现可以让你直接玩完。我完全不相信那种不作弊就过不了某门课的鬼话。这就好像作弊是唯一的途径,太搞笑了不是嘛。大学本科理论上是4年完成的,有些专业需要读5年,比如说华工的建筑系以及医学院。但如果自己真的能力有问题,多来个一两年才毕业这有什么问题?放不下“留级”的面子,也不怕作弊被抓,就是要铤而走险地顶风作案,我彻底不明白这些人到底脑子里想的是什么。首先,态度有问题,根本就没有把作弊当作是不应该做、是可耻的事;其次,对自己的能力估计有问题,为什么觉得不作弊就无法通过考试;第三,我觉得说白了就是投机取巧,想偷工减料、蒙混过关。对自己都不负责,有资格说学校按规定办事“太严格”?不明白,完全不理解他们那种到底什么心态。如果某个老师是上课不负责任,迟到早退经常很苛刻地要求学生做一些超乎他们能力以外的事,或者说讲课的质量超烂,用词不准口音不正,讲授的东西不代表学科的尖端先进,甚至会闹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显然错误的论调,这种老师做得不够好,学生可以讨厌不喜欢TA,但如果因为老师在考试的时候严格监督、正直指出学生作弊而被怨恨,我觉得这绝对不是老师的问题,是学生的问题!情况就跟老师布置了作业,但你不去做,明天老师第二天批评的时候你给出的理由是同桌作业做完了却没给我抄,这是理由吗!

为什么这个单位的很多来自某个学校的同志做事风格会那么的让我不齿,我总算明白了。他们那里的风气就那样,我懂的。颠倒黑白、得过且过横行之下,你还能正身不和他们同流合污吗?

今天很大风,超级大风,一大早开始东西就被吹得呼呼叫,中午睡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耳边只剩下风声。今天中午我比平时晚睡,比平时早醒,这到底是为什么?同样让我不解的是胸部的胀痛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但基础体温却一直只保持在低温期,这又是为什么?更加让我不解的是连续2个早上我都是被饿醒的,饿到了快要吐那种状态,真心极端奇怪!我睡觉的时候明明就没有感觉到我很饿啊!如果睡觉之前我已经很饿了我一定会先找些什么东西吃的,但第二天早上起来怎么会饿到那种程度呢?于是,两天早上我都只能一口蜂蜜和700mL的水灌下去,总算稍微解决了燃眉之急。吃同样多的东西,前几天午饭后我会感觉到肚子略撑,但这两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却会感到饿得发疯?神经病一样体感,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昨晚躺在床上,我突然有个念头,是不是因为身体构造的问题所以女性几乎不可能像男性那样练出非常分明的人鱼线呢?记忆之中,男性能看到人鱼线的一抓一大把,但女的,我几乎没怎么看到过。为了验证我的这个想法,今早起来后我真心地去搜索了一把图片。能看出腹内外斜肌合并展示出人鱼线的女性的确有,但只能用凤毛麟角去形容,即便死那些健美型的女运动员,手臂大腿胸腹都练得很夸张的女性,人鱼线居然还是不明显!OMG,太让我震惊了!人鱼线的下腹部两条斜线显然需要很低的体脂含量才能显露,下腹部的肌肉相比上腹部来说太难搞了。人鱼线上部两条接近水平的线主要通过腹部表层的腹外斜肌体现,而腹外斜肌组要通过twist类的动作出来练。基本上,那些腹外斜肌很劲爆的女性照片我见过的很少很少,但男性的挺多,难道正如练腹外斜肌的忠告里说那玩意练太猛了腰部会变粗,所以大家都不去搞?有那么扯淡的吗???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让女性的腹内外斜肌的锻炼效果不如男性呢???练得不够狠我觉得不是主要原因,因为不可能没有练得相当狠的疯子。难道是因为女性天生会在那个位置堆积脂肪???于是描述人鱼线的时候通常会以“男性的”为开头,而通常不会忽略掉性别这个重要因素。

明天回家,然后清明假期3天,但估计连续3天要去3场祭祀,哎~

归档:2015-04-02 乱斗。

2015-04-02_stamp01

2015-04-02_stamp02

2015-04-02_stamp03

2015-04-02_stamp04

2013-06
15

约束与自由

By xrspook @ 23:13:53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叫做被宠着养?我长大后才听说女儿要宠着养这个说法,于是,我这个贱着养打骂俱全的成长历程更像是在锻炼出一个小子而不是一个淑女。所以,我具有的各种中性人格可真心不能怪我了哦~在我成长的那个年代那个背景,我已经算是很乖了,即便如此,打骂还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时,打骂对我们来说那是天经地义,我们从来都没有考虑过那些行为到底对还是不对,起码在初中以前,我从来没有质疑过任何老师和家长判定的正确性。是初中的某次篮球赛改变了我,那个根本就不公平的赛制让我哭了,让我开始学会向任何事情都打个“?”,信任不在是理所当然的,生活也从以前的非黑则白变成了各种纠结的难言之隐。

如果可以重来,我会答应父母去学什么书法或电子琴么?当身边的同学都去学书法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我也会被逼着去学那玩意。都说学书法练一手漂亮的字好,但到底哪里好了呢?我的字算不算漂亮,但起码能清晰辨认,名字写得凑合,但书写时有我自己的特色和霸气。还强求什么呢?世界大同不一定就是真的好。

小学的时候同学的爸爸给他做了一个用方块木头钉起来可动的木头车,我的爸爸只会帮我把剪渣了,一律弯曲软绵绵的龙船纸皮手工旗杆的背后用双面胶贴住一根根牙签,好让软塌的旗杆挺起来。如果,一开始他告诉我不要用那个方向剪,用另一个方向旗杆就不会被折弯就不会软塌,会不会更好呢?但起码,我爸我会帮我收拾这种烂摊子……

去年811之前,当我把做好的灯牌都拿回家在打包装箱前最后测试的时候,我爸看着我的LED灯牌来的一句不是真漂亮或很棒之类的,而是这东西不便宜!=_= 不算人工费,这玩意还不用100RMB的说…… 我已经长大,家长的知识已经不足以让我吃饱。他们从来不会直接为我无师自通的各种神奇玩意技能表示高兴,起码,表面上不会,但我知道他们偷着乐。2011年印衣服,我妈肯定经常跟亲戚提起,因为亲戚总问我某件衣服是不是自己印的。去年的LED,我妈说起码我折腾出的几个LED小灯在抄水表的时候照非常光亮靠谱。而今年的橡皮章,在我一开始的头两天她已经在分享我的快乐了。

他们从来没逼我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他们甚至没有明确地为我指明一个方向,但因为有他们一直以来的默许支持才得以让我能自由地干我自己喜欢干的东西、享受生活。

小时候是严格的约束和打骂,长大后反倒是温和与自由,xrspook很幸运!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