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
15

我们在自取灭亡

By xrspook @ 8:22:28 归类于: 烂日记

新冠疫情在冬季来临之后越发严峻,那些飙升的数字以及各地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爆发的确诊的确让人挺心惊肉跳,但我觉得好像我现在没有一年之前那么慌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年我会慌,为什么在家里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会脑子里只有那个东西,现在国内说不准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会出现确诊,而国外的确诊数字纯粹只是一个破记录的玩意,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的新冠病毒变异。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人类都没有攻克新冠病毒,怎么可能不变异呢?病毒相对于细菌来说,是比较简单的东西,也正是因为它简单。所以复制起来就会更快。速度更快出错的几率会更高。有些出错是往好的那方面发展的,而有些则是自取灭亡。好的那方面发展,显然会越来越好,人类你就加把劲地慌吧,这是自然的选择。很久很久以前,古人已经总结出了那一条“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人类一直都只是从疫苗的方面思考去围堵这个东西呢,难道就没有一个像青霉素那样,征服细菌感染的药物吗?当然我也明白,细菌跟病毒完全是两回事。一直以来,由病毒引起的感冒我们只能通过自身的抵抗力战胜那个东西。如果是细菌感染,我们有抗生素,但是如果是病毒感染,一直以来,我们几乎都是无解的,只能对症治疗。

我真觉得这个新冠病毒挺厉害,因为它比人类还要博爱,它跨越了所有地域所有人种,甚至可以说跨越了大部分生物。人会被感染是显而易见的,灵长类黑猩猩也会被感染,其它哺乳类,比如说老虎狮子,或者宠物类的猫猫狗狗也会被感染。一个什么样的病毒才可以做到如此的博爱呢?如果让我说的话,那个除了是上帝以外真没有其他了。如果说那个是上帝的话,它实际上已经给了人类很多时间。足足一年的时间,人类不是自诩自己的科技已经很不错了吗?但人类这一年做了什么呢?在抗击新冠疫情上,不知道做了什么,但是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上却做了很多。比如什么种族歧视,民众和警察和政府闹矛盾,明明没有问题却要勾起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贸易纷争,又或者是为了领导人的选举互相拆台故意制造爆点的,还有就是无中生有故意挑起战争的。这里我也就不提那些不知道为什么引起的山林大火,不知道为什么山林大火就是控制不住,然后不断地烧。而且还不只是一个地方在烧。到底是新冠疫情把人类搞得水深火热,还是我们自己做的孽。从大局来说,人类2020年的主要敌人是新冠病毒,但实际上呢,在很多人的眼里,新冠病毒只是每天新闻里必露脸,必被主持人提到的某个东西。甚至我会觉得,有人已经觉得新冠病毒的数字就像是每个新闻里最后必然会出现的天气预报一样,习以为常了。不过有时晴天,数字少一点,有时狂风暴雨,数字很恐怖,但这东西要不在这里糟糕一点,要不在那里糟糕一点,又或者是全体都很糟糕。

未来是什么?愿望是什么?如果情况还这般恶劣的话,我觉得活下去已经很不容易了。

2021-01
10

疯狂的世界

By xrspook @ 21:54:13 归类于: 烂日记

支持者发狂造成造成各种暴乱,这种事情在我印象之中不是发生在国家领导人身上的,而是发生在某些明星身上的,典型的明星效应。事件发生后,明星会站出来,马上告诉粉丝不要这么激动。同时也劝告他们不要再做这种事了,粉丝团的组织者也会被警告,下次不会再发生这种疯狂的事。但如果这种事真的发生在国家领导人上呢?情况就会像美国那样。不同的明星粉丝之间发生肢体冲突,这种事情警察或者路人会马上毫不犹豫地制止,但如果粉丝是国家领导人的呢?警察还能真的把握住那个度吗?况且,对外国来说,可能守护他们政府大楼的不是警察,只是保安。警察尚且控制不了,保安又怎么可能做得到?我不知道在我们国家举行人大或者政协会议的时候,是谁在门口把守,估计门口有军人。我们的领导人旁边的虽然是保安,但实际上都是军人。特朗普身边的保镖是军人还是他个人的雇员呢?这就说不准了。

那些冲击国会的特朗普支持者,一定程度我觉得是他雇佣而来的。不完全是粉丝支持者的那种类型,当然,里面也会有一些疯狂的粉丝。追随明星到这种疯狂的地步是因为他们真的分不清真与假、善与恶,还是说他们只是为钱服务。钱是所有人做任何事的主要目的。对商人来说,尤其是这样。我永远不会忘记特朗普之前是脱口秀主持人,也是个商人。这两个叠加起来,从一开始就让我觉得他是个老滑头,是个狡猾到极点的人,会为了所谓的利益不择手段。他也没有什么脸皮可言,因为那个脸皮的厚度是一个无底洞,为了钱他什么都可以做。为了钱他可以根本没有任何道理,他说的就是道理,但是他经常出尔反尔。新冠疫情就像一个照妖镜,同时也是一个放大镜,把某人的某些特点无限地放大,并展示在世人的面前。至于会不会以后的某个时候,某个医生站出来说其实特朗普做出这么一些疯狂的决定完全是因为他有精神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可以从一切罪名里安然无恙地逃脱了?各种案件里因为精神病而免罪,因为是实习生而逃避责任的事实在太常见了。美国的总统把美国搞混了,不只是美国搞混了,把全世界都搞混了。这情况就像加拿大,美国以及澳大利亚的山火一样,年年在烧。在烧的不仅仅是他们国家的那片森林,或那片荒地。那里燃烧的是地球的生命。森林里有很多生命,更多生命是我们人类肉眼看不到的,又或者是科学技术至今都无法感受到的,但是那确切存在。谁也说不准是不是因为那些永无止境的山林大火让新冠这种东西像潘多拉宝盒被打开一样释放出来。当南极跟北极的冰因为地球气温升高,融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真正的大boss会闪亮登场,或许那个时候人类才会意识到,这个曾经把人类折磨得很惨的新冠疫情只不过是一道餐前小菜而已。

国家的确是独立的,但是地球上的人类全部都是地球的一份子。谁犯了错,另外的那些都逃不了责任。锅或许是一个人造的,但所有人都得被迫一起背。

2020-06
6

烦恼不断

By xrspook @ 18:04:34 归类于: 烂日记

与日复一日的雨下个不停,仿佛根本就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其实这不怪老天爷,今年春节的时候,他已经给了我们无数个晴天,而且还是空气质量非常好的那种,但是偏偏人类不争气,把那些天都浪费了,所有人都只能窝在家里。现在希望疫情稍微缓和,理论上大家可以出去活动活动了,但是雨却一直下个不停,说不准什么时候会下,说不准突然会下到什么程度。

对我来说,下雨跟单位的作业仿佛是正比例关系的。晴天的时候没有业务,也没有雨。下雨的时候业务也来了,但是业务却只能挤在那里,完全开动不了,尤其是那些大批量高效率的。这让人非常的抓狂,但是却没有一点办法。机会这种东西,不是说主观上你想抓住就可以抓住。根本不给你机会的话,你甚至连门都没有。

这个2020年我觉得非常生气,还记得很久以前。2000年的时候,世界各地都有各种谣言说千禧年世界会毁灭,但实际上,我们安然无恙度过了2000年。2020年,大家都觉得这个年份的意头非常好,但实际上,我们却摊上了一桩又一桩的糟糕事。如果没有新冠病毒,2020年就真的会如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吗?我觉得大概不会,顶多是大家能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能多快活一些时间。

说到民生大事,说到国家关系,还是一团糟。即便没有新冠,美国还是会无理地制裁中国的科技企业,还是会莫名其妙地提高各种关税,还是会以各种理由拒绝发给中国留学生签证。至于某些国家的种族歧视问题,从来都存在,差的只是一根导火索,当某件事件引起大家内心中存在已久的愤怒,爆炸开来是显而易见的事。种族歧视为什么会在2020年爆发得尤为严重,大概是因为被不平等对待的那些人,因为新冠疫情在2020年被整得非常惨。他们其中的某些或者不是社会的底层人士,但很大一部分,对他们来说,没有工作就意味着没有饭吃。从前,我真没有这个感觉,但今年我真的觉得美国不过是一个富裕版的印度罢了。印度里各个邦之间的关系,跟美国实在太类似了。那是一个国家,但到了关键时候,每个地方还是各自为政。美国的种族歧视跟印度由来已久的种姓问题有何区别?在印度,低种姓的人即便有知识、有能力,还是会被人家歧视。这种情况在美国,在非纯种白人身上一样存在。只要你的血统里有一滴血不是白人的,你就是有色人种。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会有这种看法,而且他们还觉得这个理所当然,凭什么纯种白人的血统就会高人一等。在我遇到的人之中,在我的生活圈子里,也有过小数民族,但直到他们把身份证亮出来,我们才知道原来他们不是汉族。其他民族也好,汉族也好,这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日子过得好,是什么民族根本不重要。

大概我不应该用我们的理所当然觉得别人的事也应该这么办吧。

2019-06
7

小小的愿望

By xrspook @ 18:01:47 归类于: 烂日记

从这个周一开始我就发现自己的blog登陆不了,那天早上我就跟我的房东说了这件事。当天晚上,他告诉我美国的服务器在被ban掉了。也是同一天,我发现平时我用的梯子失效了。那天早上,我跟我的房东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告诉我,因为某个时间快到了。当时我就恍然大悟。以前也一直有发生这种事,但貌似一直以来都没怎么影响我,但这次我足足从周一等到周五,才算是找到了解决办法。以前我不受干扰的原因是我手头上总有几把梯子,但现在因为需求不多,所以我手上的梯子只有一把。前两天网友跟我说Win 10微软商店有软件可以当梯子,但问题是那个是限制流量的。那天晚上我的确拿笔记本出来试了一下,其它地方可以去,但问题是我的网站还是打不开。今天,即便我平时用的那张梯子又好使了,却发现即便用了工具以后,我的网站还是打不开,所以我估计这已经不是中国和美国网络不通的问题,而是可能我们美国的服务器真的宕机了。

以前之所以要把空间放到外面是因为外面的价格便宜,而且国内如果你不完成各种注册登记,根本就不允许搭建blog。在实名制还没有铺天盖地之前,把自己的资料全部都递交上去,而且还得走很长的流程谁也不愿意干。但我记得以前其实我的确有做过登记,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不理会那个东西了。我记得那个东西当时做的登记很简单,我甚至不记得自己提交过什么资料了。反正最后的步骤就是让你在网页里添加一段代码。因为当时我的blog是BSP上的,所以其实我根本就不需要做登记。所以即便我在自定义代码区域把他们要求我粘贴的东西搞进去,最终还是不符合他们的要求。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觉得国内现在的那些东西控制得更严格,大型的BSP一个接一个倒下,现在更为流行的是以图片或者视频为主的方式传播。相比文字,那些东西的监管难度更难,为什么纯粹的文字你倒不让放,而那些东西你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就是因为太难了不想管?

在中美关系日益恶化的现在,我有想过把自己的blog移回国内。现在的各种云服务器技术已经相当成熟,而且价格也很合理,我的blog不是一个流量很大的东西,甚至可以说几乎不会有什么流量。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如果真的有什么言语上的错漏,他们完全可以找我去喝茶,我完全没有意见,又或者说连喝茶都不需要,他们只需给我一个整改时间,就可以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结果。我愿意发布合法的内容,但是可能有些人不愿意花时间精力做审查工作,于是,不如直接不让个人的blog存活。

不是所有blog都会遇到这种问题,那些靠用blog卖广告吃饭的人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只是一个用文字记录我的生活感受的人,而之所以要选择blog,而不选择纸质,是因为在我有需要查找的时候我能轻松做到,方便自己也方便别人,完全没有任何恶意或者企图。

有些事,说好了要干一辈子,但实际上很多客观上的东西会阻碍你实现这个愿望。

2017-04
12

魔力世界

By xrspook @ 8:44:26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早上醒来,觉得自己没睡够,600的闹钟响了好久,我才终于按掉。最后一个闹钟620的时候我根本不想起来。感觉眼睛不想睁开,倒不是因为身体的其它地方很累需要休息。之所以这样,会不会是因为气温终于降了?凌晨4点上厕所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宿舍里面有点暖,所以在凌晨4点之前,我都几乎没有盖被子。但从4点到6点,却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因为到6点多我起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把冷气被狠狠地把自己卷起来。即便是这样,我还是觉得有点冷,所以实际上我应该盖的被子是棉被。冷气被和棉被都在我的床上,但冷气被在上面,所以顺手一拉很难抓得到棉被。

在完全清醒以后,我又想了一下,然后发现我不想起来是因为我昨晚做了个很怪异的梦。在梦里我遇见了已经去世的故人,也到了一个有点魔力的地方。那个有点魔力的地方里的一个人跟着我出来了。她给我的感觉就像电影里的PK一样。那个有魔力的地方,在我的梦境里设置得很神奇,哪里都是训练的,这条街道里人们正在练习打乒乓球,在另外一条街道里,他们在练习打网球。那不是正规的体育场,那只是一个在破旧的房屋之间的街道。这不是孩们在过家家,那是有教练去教他们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钻进去的,在转了一大圈以后,我完全没有找到离开的路,所以我开始问人。我问了很多人,他们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他们完全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世界。最后,我终于问到一个知道的人,他给我指了一条路,在路的尽头是一个木门。把木门推开要比较费劲。推开门以后,我终于看到了我以前的世界。于是,我马上跨步回去,但是在进入我以前的世界的时候,迈出的每一步都很吃力。就像新的世界有股力量把我拉扯住,不让我回去一样。感觉跟在游泳池里行走类似。但这种情况只有当我的身体横跨在两个世界的时候才发生,在新的世界里,我的身体很正常,在旧的世界里也一样。所以,当我完全脱离新的世界,回到旧的世界的时候,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就当我想把门关上的时候,新的世界里的一个人也跟着我出来了。她原本不属于这个就世界,我不知道她出来以后会有什么结果,会不会消失之类的。但结果,原来那种神奇牵引感没有发生在她进入我的旧世界的过程中,她比我自己回来更轻松。因为她在我的世界里无亲无故,虽然我认识她也不过几分钟而已,但是我开始带着她在我的世界里逛。记得其中有一幕是大清早我们在等公交车,车还没到,所以我就在旁边已经开门的小店里买了两杯酸奶。什么牌子具体多少钱已经不记得了,但貌似每一杯的价格不到三块钱。这是梦里比较神奇的部分,梦里不神奇却让我百感交集的,是我梦见了我的外公。他还是以前那个精力充沛的外公,还没有得老人痴呆症。我还遇到了提前非常能干的外婆,我跟外婆睡在同一张床上。那种事在我还是读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经常发生,但后来,这些事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了。如果要跟从前的他们相遇,也就只能在我的梦里。早上我起来觉得很困还想睡,眼睛不想睁开,实际原因是昨晚做梦的时候我哭过,虽然不是很严重,但也能感受到眼睛的肿胀,刷牙照镜子的时候我看到了熊猫眼。

据说从十二星座做来看,现在属于水星逆行期。难道我的神奇梦境和那个有关?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