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4

羁绊

By xrspook @ 8:20:43 归类于:烂日记

坐在宿舍感觉很困,什么都不想干。昨天晚上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已经有这个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昨天把那些10年来的数据整理出来的图表贴到Word里以后,没什么感觉吧。把东西贴过去以后,我的第一感觉是怎么这么少?第二个感觉是,怎么没什么亮点。平时我写统计分析的时候,不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呢?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平时我写的东西都是一年内甚至几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很多原因,我还可以绞尽脑汁想一想,但过去10年,我根本就不记得那许多东西的来龙去脉。更何况中间有几年,我把统计工作交给了别人,就更加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虽然那个时候我也在这个单位,但是因为工种不一样,所以我当然就没有在这个地方上心。

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年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大概是从2013年秋天开始跑步的,到2015年左右的时候状态到达巅峰。我是2017年重新接手统计这份工作的,那个时候相对来说,我的跑步激情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时候那么强烈了。不干统计的那几年,有些时候的确很忙,但有些时候我却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运动之中,可能是研究运动编排,可能是分析各种伤病的缘由以及解决办法。如果当时我有统计这个包袱的话,大概那个时候我就不可以那么一根筋地投入到疯狂的运动之中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觉得这非常的不可思议。那几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返老还童,甚至可以这么说,当我真正年纪轻轻的时候都没有过那样的精力和体力。

现在我的状态我也说不准到底是怎么了,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懒惰所以不想动,还是因为心里面有各种数据的牵挂,所以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样全情投入了。当时对我来说,上班就是在歇,下班是在疯狂的运动。而现在,无论是上班时间还是下班时间,我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单位的那些数据,有可能因为业务太忙,也有可能是我自己钻自己的牛角尖。就像当年对运动的疯狂投入一样,现在我对数据也是,说不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在数据方面投入的时间多了,运动的时间自然就会被碾压。缺乏运动的人,其实脑子是不好使的,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真正让我可以放轻松的不是去睡个觉,而是进行一次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的运动。但现在,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么尽兴了,因为可能运动过后我还得拿起笔和纸,还得继续敲键盘,做平时苦逼的事情。如果我过于努力,拿着笔的手在抖或者敲键盘的时候手指不听使唤,那真不行。

真心想回到过去,那个黄金的时代,但是我明白,有些事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即便我人可以早起去晨跑,即便我人能跑18公里到达大元帅府,然后在10:30之前去麦当劳,但我再也没办法把续杯的咖啡带给家里的外婆了。

2019-05
17

做我想做

By xrspook @ 10:24:15 归类于:烂日记

无论东西什么时候做,终归还是要做的,所以如果做这些事只是我一个做的话,根本无所谓上班时间或者下班时间,很早以前我就已经把摸鱼和工作的时间混搭在一起,真正做到了自由分配。闲的时候上班时间在摸鱼,多事干的时候下班时间也在上班,而从来没有拿过他们一分钱。而之所以这样,倒不是因为我有多高的觉悟,有多强的责任心,只是因为我对某些东西感兴趣而已。从性质上说那完全是我的工作,但是我就是想知道那种规律是怎样的,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会那样。以前我一直觉得当人们把工作和兴趣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人就会变得无比强大。现在在不知不觉之中我貌似正在一步一步地朝着这个目标迈进。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强迫过我必须去做些什么,而我又有有一些可掌控的时间。如果时间和精力仅仅够应付完成任务,那么我觉得这样的安排是人无论如何不会有进步空间。一方面有可能是因为那个人完全只是在浪费时间,浪费他自己的生命,赖死在某份工作上混日子。所以即便工作效率可以提高,工作质量可以提升,他也不努力。其次是因为上面领导布置的事情太多,而人的能力也就只能那样了,所以仅仅够完成工作,想再进一步思考或者改进,除非你把私人时间牺牲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就不是工作态度不好或者工作效率低下的问题,而是整个体系没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底气。不是所有领导都会有放风筝的觉悟,当然这种“放纵”肯定不能用在所有人身上。底谁有那个自觉性能把控好这种空间,这就很考验领导的眼光,有这两个都恰到好处才能出一些奇迹的效果。

至少要做到怀才不遇是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的准则之一。别人有没有发现我那是他们的问题,我做的事不是为了被他们发现,而纯粹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如果我的努力方向刚好是他们需要的,当然一拍即合。但有些时候即便你们的步调是一致,可能好长一段时间你仍然不被发现或者被故意打压。幸好我是那种一直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人,所以年纪越大奇怪的性格越强烈。以前我还会有点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但现在我彻底不去思考那个东西了。我只是在做好我想做好的事。而通常每次我就只能专注在某一件事上面,所以虽然另外一些事其实我也需要兼顾,比如说运动,但我就会把我是我重中之重的东西放在一边。当我专注在数据上的时候我一整天都可以一动不动,别人说什么做什么我完全可以听而不闻。不是所有人都具备这种特性可以抗干扰,但也正是因为我每次只会专注在一件事上,所以要我做那些同时要干很多事,虽然每件事都比较容易的活儿的时候我会出现一些脾气暴躁的不良反应。

能找到恰当的人去完成恰当的事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在过去10年里,我花了好长的时间去等待被他们发现。同时在这段时间里,我也在寻找我自己。

2019-04
27

日省

By xrspook @ 11:11:56 归类于:烂日记

人生是一个神奇的过程,但我不知道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选择一个我可以专注进去并竭尽全力的东西。我努力地想了几十秒钟,结果发现可能那是以我开始上网、开始每天都写自己的blog为起点的。之前我都只是一直在做一些别人让我去做的事,但那件事是我自己想去做的,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我都得自己想办法去解决。如果那件事一开始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甚至对其他人来说也是从未有过的,那么觉得这件事可以实施并很好的坚持下去就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因为鬼知道那是不是天马行空的、瞎掰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呢。幸好一直以来我定的方向绝大多数都是正确的,只有少数事情是根本不会有结果、是浪费时间精力。

如何做出这种正确的决定呢?我觉得这需要经验的积累,但那又不完全是一个完全理性的过程,因为不凭一些直觉的话,如果理性就能做到,大概那个东西对我来说就没什么开创性。对别人来说某一件事可能是理所当然、习以为常的,但对我来说每一次新事物的接触都是一次未知的探索。有些东西你能预知到前路一定不好走,但即便这样我还是会愿意亲身去体验一下,哪怕那只是一次性的。更多时候我觉得一开始我决定做那件事是因为我觉得那可以做出一个结果,即便那个结果并不是我期待的那种。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近些年我决定要做的事基本上结果都能符合我的预期目标,有时甚至会超乎我的想象。之所以能这样,我觉得原因有好几方面,首先是因为在我决定要去做之前已经做了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虽然我并没有列举出具体哪些东西集合起来可以保证我成功,但显然我是有一定底气的。其次是因为在我做的过程中我的专注力更好了,而且我保持专注的持续时间也更长了。以前对我来说,如果某件事不是一次就能做成,或者一天之内就能完成我会觉得莫名压抑,心里会有个疙瘩放不下,但现在在遇到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的时候,我可以安心地把工作持续推进下去。有可能是十几个小时,也有可能是持续几个月。从前对我来说一件事情要连续好几个月才完工,那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我实在不能保证自己在那么长的时间里依然能保持热度,但事实告诉我,我不得不有这样的进化,因为有些事情的确很复杂,而有些时候我们每天或者每周能抽出来的时间的确不多。

有些东西我的确可以交给别人做,但很多时候我还是会主动选择自己去试一下。之所以这样,纯粹是因为我觉得这很好玩。虽然可能做出来的东西只是一个试验品,最终要被抛弃掉,但这些东西积累回来的各种思路却会在无意之中帮助我。在研究一件事上面,深度和广度都很重要,深度是必备的,广度是让你有更宽的视野,有些时候甚至会因此得到一些出奇制胜的法宝。运气到底是不是一些无意之中的必然积累呢?

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天都有写blog,每天都会花起码30分钟去记录或思考自己的人生。如果你也能做到这一点,我确信你的人生也注定不平凡。

2019-04
26

人各有志

By xrspook @ 12:53:1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完成了两件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编写出目标区域打印Excel VBA脚本以及完成《情侣风尘》录像带转制高清版的字幕轴调整),但为了搞定这两件事,我牺牲了自己晚上的运动时间以及睡觉时间。那两件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哪怕我不做其中一件,我就可以把运动时间和睡觉时间赢回来,但有些时候当你心血来潮。无论如何都挡不住那种征服未知的冲动。我就是那样的人,对于之前我没做过或者其他人也没做过的事,我会非常有兴趣投入时间和精力去研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明白到这也正是我的特质所在,因为很多人遇到未知事物的时候是畏惧逃避的,我显然不是那种人。有很多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或者根本没遇到问题,只是在谈及一个他们不太熟悉的东西的时候,说着说着他们就会转移话题,然后开启重点错模式,接下来的事情,当然就是浪费了很多时间在完全没有必要的吹水上面,而实际上应该做的事却没有办成。

近期我才明白到为什么在这个单位工作了这么多年,在储备科的时候我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在碌碌无为。那个时候我最讨厌开会,因为那些会的内容绝大多数都与我无关。即便我很有耐心去听别人讲故事,但他们居然会在一个科室全体会议上讨论一个螺丝钉的问题。他们的吹水根本停不下来,完全不觉得自己在浪费别人的时间。我当时一直觉得他们重点错,但因为我就在他们其中,他们就是我的领导,我没办法申诉。当我脱离了那个环境以后,当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他们的时候,我越发觉得自己离开了那个地方以后自己的生命重新体现出了价值。

正是因为我遇到过这种事,于是我就很纳闷,为什么那些曾经是我的领导的人会成为领导?他们是怎么爬上去的?提拔他们上去的领导到底看中了他们的什么?还是纯粹因为只是他们的工龄比我长,在某些提拔的时候,他们是唯一的人选,所以不得不那么干?大概这就是国企的腐朽之处。如果不是在国企,当你的能力证明出来有问题,那么你就不会再有升迁的机会,甚至会降职,最坏的结果当然是炒鱿鱼,但显然在国企这做不到。能力有问题的人没办法把他降级,能力出众的人在没有适合的位置和配额的时候,一直都无法在职位和工资里体现出他们的价值所在。我这个人通常对钱和对职位没什么很大的欲求,但是每当遇到这种事的时候,我还是会有些愤愤不平。但心里觉得不爽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也没打算过要去证明些什么,无论是证明我比他们强,还是他们比我弱很多。这些比较根本毫无意义,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仇恨他们上面不如把精力放在一些我极感兴趣的东西上面。

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可以锻炼一个人,同理,当你在工作上找不到好的方式方法的时候或许你应该转移一下注意力。在其他东西上面埋头苦干一番,一段时间以后或许你会对如何改进工作有新思路。我不觉得那些一直都沉迷在实验室的科学家非常靠谱,因为或许他们在适当的时候放松一下,转移一下注意力,他们的研究会更高效。

2019-03
24

病态生活方式

By xrspook @ 13:21:29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真的觉得自己的性格真的很有问题。因为我仿佛就是一个极端宅的存在,别说同学聚会,哪怕是QQ群或者微信群里以前的同学朋友或者同事群闪个不停我都会觉得很烦,所以过不了几分钟我就会把那个东西屏蔽掉。不断的闪烁会让我无比不安心,所以到最终能闪烁的只能是那些几乎不会让我烦的人(我可以忽略他们存在的人,通常极少找我)或者是工作上的需要。各种聚会不会让我兴奋,只会让我非常紧张,一直以来都这样。虽然他们是些曾经和我生活学习工作过很长时间的人,但对待他们的方式,我仿佛一直都只是活在记忆里。当这些记忆更新以后我会觉得有点不知所措。最简单的聚会方式会让我觉得莫名的不自在,比如吃饭唱K打牌或者一起去某个地方旅游。除了这些,我们通常没有更加多的选择方式,又或是不是真的没有,而是通常普通人都干这些所以就不会再去考虑其它节目,对普通人来说这些已经很可以了。我心底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抗拒,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抗拒那些聚会的方式还是我害羞或者自卑。貌似我不能很坦然的接受他们从前和现在不一样的定位。

如果他们从前和我很亲近,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呢?又或者更深层次的考虑,难道过去他们根本谈不上是我的密友。闺蜜也好,关系非常密切的亲戚也好,对我来说到达了一定程度,比如说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见面交流以后,代沟就形成了。我更习惯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因为我自己是这样的人,所以那些一谈到聚会就非常兴奋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态我无法想象。

我不知道这种怪异甚至说病态的生活方式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还有就是这样对我到底有多大的伤害。同样我也说不准这对我来说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从坏的一方面考虑,我仿佛就是一个孤立在世界上的人。跟我有交流的只有当下我必须接触的人,对我来说从前的就像黑板上的字,已经用粉笔擦抹去了。但那种抹去又不是真的彻底消失,我把他们另存为并归档到一个地方,不铺在我的桌面上,也不随便拿出来。正是因为这种处理方式,所以我的桌面能留给当下很多空间处理我正在忙碌或者即将产生兴趣的东西。这样的处理方式可以让我有无限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当下。但与此同时,我主动牺牲了和从前一切的新连接。现在我觉得这样过日子并不痛苦,而且自感还过得也不错,但或许几年后,十几年后,甚至几十年后我就会后悔了。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我们不可能一直抱住从前的所有同时又收入很多新东西。

那些我尊敬崇拜的人通常都可以做到高度专注,当他们在技术领域爆发小宇宙的时候我不觉得他们的脑子里会同时对过去的人和种种产生思念。电影《中国蓝盔》里有一个镜头,一个维和战士正在高点放哨,但他脑子里却在想着他的亲人。从感情上来说这无可口非,但他正在工作,他正在执行任务,所有人的命都悬在他手里,而他却在那个时候分心,这显然相当不靠谱。我们身边的很多人也经常干这种事,所以无论是做作业还是工作,他们都要拖很长时间,仍然完成不了。我很烦那些人,因为我不会犯这种错误。当然我也明白,工作的时候开小差与和从前的同学朋友保持联系完全是两码事。

大概能拯救我这种病态生活方式的也就只有经常参加他们的聚会,把那些东西习以为常。

Page 1 of 71234567»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