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
26

不将就

By xrspook @ 23:04:22 归类于:烂日记

我的某个大学同学非常喜欢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八九不离十的意思),但实际上对我们这代人来说倒过来,说“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更合适。

我没亲眼见过高手是如何压片如何翻译如何调教字幕轴,但我看过很多很多的美剧、电影,还有不算太多的动漫。自从开看带字幕的原声视频后我就很抗拒那些配音的,就像绑鞋带一样,自从我开穿有鞋带的鞋以后基本上我就再没穿过不用绑鞋带的运动鞋了。那种感觉就是无论如何都回不去,怎么整都觉得很别扭。

绑鞋带多了不意味着你就要自己去做鞋,看电影看多了当然不意味着我要立志于从事那个行当,但鞋带和电影字幕对我来说还有个很巧合的共通点。我经常不满意买回来的鞋子已经穿好的鞋带,要不是因为鞋带两边的长短明显不一,要不是因为鞋带的穿孔方式不是我的模式(穿洞方式并非从下往上),要不就是鞋带某些部位“扭麻花”了,90%的几率我要把鞋带都扯出来重新自己穿一遍。鞋子可能穿到旧了烂了要丢了我都没有把鞋带扯出来拿去洗,但开穿鞋子之前我总是那般很隆重认真地让鞋带以我的方式系到鞋子上。正常人都觉得把鞋带扯出来重新穿很麻烦、无聊、多此一举,因为即便不那么干鞋子还是可以照穿无误,不会明显影响舒适性。你猜到我接下来即将要说什么了吗?做电影的字幕很困难,那比穿鞋带麻烦多了!!!大多数时候,我都会将就随便,大概差不多也就可以了,但遇到我真的觉得有必要的作品,我会以我重新穿鞋带的傻劲去干。翻译不对、时间轴明显提前/延迟,这怎么能接受?!而且那还发生在我觉得很重要、有意义的作品上!!!只要我有时间和精力,我会去重做。即便我对鞋带有比较高的要求,但我穿出来的鞋带也不能保证一定会左右完全等长,每次都会差那么一点,每次我也不学乖去研究到底应该在左边还是右边多预留一些长度,但我保证我穿出来的鞋带一定是对称的、不扭麻花的,最容易穿脱的。很多人喜欢鞋带绑很松,穿脱的时候跟不用绑鞋带的鞋一样把脚插进去/拔出来就可以了,但我不是那样的人,绑鞋带必须让脚和鞋恰好贴合包裹,有松动、相对位移和打滑是不能接受的。于是,你大概就会明白我对字幕的要求有多高。我并不能做出多高水准的字幕,因为我的翻译水平有限,非常有限,所以哪怕多年以后我在调节时间轴和压制方面已经积累了丰富经验,该死的外语翻译还会是我的短板,但我会尽我所能做到最好。就像鞋带我不能穿得左右等长但我还是会亲手重新穿一样。

生活不能随便,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让步,如果并非如此不可。其实我们无需同时拥有太多,狠狠地抓住几个钻研足以让人获益良多。钻研不是句空话,那需要把心投进去、人跳到里面。我很傻,我总习惯自己乱撞一通发现不太可以的时候才开始去参考别人的经验教训,但我觉得自己傻比某些人为了不让自己撞墙一开始就各种“求人肉”好。

今天是周六,没有晨跑,因为今天快天亮的时候下了一场像泼水一般的暴雨,所以我就直接跳过跑步了。今天也没出门,在家里做了馒头、烙饼、鸡蛋饼和1小时的上肢力量workout。今天是周六,但过的节奏根本不像。

明早18K,我现在该去睡觉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