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27

出狠招

By xrspook @ 8:40:09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省内的门诊医保通用什么时候才真的能上线实行。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即便今年之内医保可以通用,也只是针对住院。为什么会这样呢?医保里的钱明明就是人民币,为什么我存进去的钱我却动不了?!如果说那跟医保补贴有关系,如果我在异地结算,完全不动用一分钱补贴也行啊,就把那个社保卡直接当做一个普通的银行卡而已,不过用的是卡里自行缴纳的医保资金。平时每个月我们自己缴纳的医疗保险费用,一个月百来块钱不多,但是如果十年累加下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那个东西,就好像梦想一样,看得到摸不着。每个月我都有一大笔的钱被划到了各种保险以及公积金那里。但当我有需要使用的时候,保险里的钱却用不了。你只能找钱包里的钱去消费。为什么可以有这种霸王条款?情况就像一年前,各大银行的同行异地转账或提现需要手续费一样,蛮横无理。

而我之所以要吐槽这个,因为我脖子上的汗斑如果去广州的大医院,他们开一支药膏四十多块钱,一周之内汗斑就会消失。虽然我知道我的这些是汗斑,正统的说法是花斑癣,达克宁是可以搞定的。但是达克林需要的周期很长,一天两次,治愈需要3到5周,痊愈以后还得再用一周。因为治疗时间很长,有时你都甚至不知道到底是好了没好,因为症状变化太慢了。如果在脖子前面的我自己照镜子能看到,但脖子后面的,我就只能靠摸。于是这周我终于忍无可忍,用上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方法。在买达克林之前,我已经试过,但因为这个方法太激进,所以我没有使用,我选择了无痛的达克宁,但我个人觉得这种激进的方法,可能治疗的时间会短一点。我用的是2mL的分析纯冰醋酸,用蒸馏水定容至25毫升。也就是配成了8%的冰醋酸溶液。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单位没有食醋,只有冰醋酸,所以我就用这招了。家里的食醋写的是九度,也不知道那个度数是怎么衡量的,反正我猜用10%左右的浓度应该差不多。即便是8%的浓度,在一开始的时候,一涂上去你就马上会觉得非常刺痛。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用达克宁之前,我试了一两次以后就放弃了。现在,脖子后面那块汗斑用达克林可能已经两三周,虽然我看不到,但每次回家的时候我找我妈去看,她都说很明显。所以我不确定达克宁到底生效了没有。这周开始,我狠心停掉了达克宁,开始8%浓度的冰醋酸,使用次数继续是一天两次。感觉很不一样的是,第一天使用的时候一涂上去,汗斑的地方就已经非常刺痛,但现在,用了几天以后并不是一涂上去就感到痛,而是需要过一段时间。从现在的情况看来,那个时间在不断地延长。昨天可能是几秒,但是今天可能是接近十秒,估计再过几天时间会更长。而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汗斑的地方结了一层痂。所以冰醋酸渗透进去,没那么容易了。不只是渗透进去不容易,刺痛持续的时间我觉得也逐渐缩短了。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效果,如果会的话,下一次我就只能拿个纸巾,用冰醋酸润湿了,然后敷在汗斑上面。这种治疗方式,绝对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完好的肌肤8%浓度的冰醋酸涂上去完全没有感觉,即便是百分百的冰醋酸,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如果皮肤是不完整的,浓度再低你也会感到刺痛。

而之所以要遭这个罪是因为麻涌小的医院他们开不出三甲医院的那种进口药膏。如果还是给我达克宁,这又何必呢!麻涌镇的医院尚且开不出那种药膏,更加不用说漳澎的社区医院。如果要让群众看医生转移到社区医院,他们在药物配置方面就得齐全。为什么他们就没有一个我去看病,但是那个医院没有那种药,其它地方或者配送中心有,所以可以有个选项,直接把药从配送中心发出快递到家里。这样就解决了小型的社区医院药物品种不齐的问题。在资源非常有限的小医院,即便医生再厉害也没办法。

疼痛是人生一个不可缺少的感官经历。

2017-04-27 KFC的真面目

2016-07
16

医院蹭网

By xrspook @ 20:36:39 归类于:烂日记

人生会有多少次机会因为下雨,随便找个地方避雨,然后,就到了一家大型的三甲医院,在里面找了一个比较偏僻没人会过去的角落。然后开始打开语记开说今天的blog。更神奇的是,这家医院原来已经开通了免费的wifi,所以我连自己的留流量都不需要,完全可以在这里蹭空调蹭wifi。三甲医院够大够牛叉有那么多的楼层,而且今天是星期六下午,很多科室都不开诊,所以空荡荡的地方更多了。以后可以考虑一下,每个周六都过来蹭空调蹭wifi,把blog写完,然后再去干别的事。大概在广州的其它地方,再难找到这样一个,什么都有的优越环境。除了空调wifi,这里还有直饮水,以及非常容易就能找到的洗手间。

很多老人家都喜欢夏天的时候到超市里瞎逛兼蹭空调。曾经我在公交车上听说过,有些人一家几口一到夏天的晚上就出去逛商场,逛到很晚,然后就回家睡觉,所以大家在吃完晚饭以后,根本就不需要开灯,当然也没有其它风扇空调的电费的问题。去年夏天,我很多周六下午都会在万国广场负一层的肯德基里蹭空调。那里有好多老人,都在做那种事,因为我几乎每个周六下午都去,所以经常会看到一些非常熟悉的老面孔。在快餐店里光是坐,什么都不消费,虽然我只占了一个位置,但有时我也会过意不去,但过意不去归过意不去,我还是对肯德基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不过是一个星期去一回,但那些老人看上去是天天都去那里蹭的节奏。与其说他们是为了节省家里的电费,不如说留在家里,他们也只是一个人,不如到一些公共的场所,反而可以和其他蹭客吹吹水之类。但很坦白地说,肯德基的wifi没有广医二院的快,而且在医院能随便找个位置坐,比在快餐店里占人家的位置,心安理得得多。万国广场的那家肯德基从来服务员都不会把我们这些蹭客赶走,但据说在其它一些肯德基,即便你不是蹭客,只是吃完了呆在那里一段时间,他也会把你请走。曾经我也担心过我会遭遇到那种待遇,但幸好海珠区的肯德基人流不算太大,服务员还不必做到那个地步,反而蹭客多了,他们不消费,他们也不制造垃圾,门面看上去坐得满满的,但实际上,他们没什么收盘的工作,一定程度上,这也是件好事。反正他们的是时薪而不是按照客流去提成的。或许他们也会有按客流去提成,但如果那样的话,他们的收入就可能更少。同在一个购物广场里面,麦当劳的生意要比肯德基好太多。所以我从来都不奢望自己能在那里的麦当劳找到一个不消费你可以随便坐的位置。在肯德基或者麦当劳,又或者是其它很多人的购物广场,肯定不会有一个非常安静的空间,让你慢慢地用语记把blog说完。毕竟如果你旁边有人你也不好意思一直神经质一般地自言自语。综上所述,偌大空旷且周六下午相对来说比较闲的三甲医院真是个绝好的地方。不过话说回来,闲不闲只是我觉得的。从挂号那边的状态看来,很多科室的号都已经被挂满,所以对正在值班的医生来说,哪一天都忙得要死。

引起狂风暴雨的黑云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蓝天和偶有白云,但路上的人还在打伞,可能还在下小雨,所以估计我还得等一阵。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