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10

集体

By xrspook @ 13:00:13 归类于:烂日记

现在的孩子很幸运,因为对他们来说搞卫生只是意味着需要整理他们上课的教室那么点地方。我小学的时候学校没有雇用工人扫地,整个学校的卫生都由学生负责。每个班都有一块固定的包干区,每个星期都有一个班负责全校的公共区域卫生(比如说楼梯)。对我们来说,去学校不只是为了上课和玩耍,我们还有一份搞卫生的责任。现在回想起来,老师们真的很厉害,他们居然可以让我们觉得搞那些地方的卫生是我们的份内事,我们的职责所在!每天提早半个小时去学校很多时候就是为了搞卫生。现在的孩子怎么会体会得到?别说孩子体会不到,要是现在还这样接送孩子的家长估计肯定要嚷嚷起来了。每天都有同学负责检查和打分,那是雷厉风行的节奏,不给半点面子,而那个分影响到“文明班”总成绩的排名,在年级里垫底是很出丑的事,老师让我们觉得那不仅是TA丢脸的事,也是班里每一个同学都得感到无地自容的事。非常严肃,极少数会看到他笑容的袁校长亲力亲为做很多事,他说话不多,他经常埋头苦干,他给我们的印象是总拿着本子和笔,非常非常的严肃,一个眼神就可以把你杀死的类型。这跟现在到处在提倡的和蔼亲民完全不是一个风格。我们所有人都怕他,与其说怕这个黑面神,不如说我们怕他记下我们哪里不对,扣我们的分。但我们所有人也都尊敬他,因为他的威严就摆在那里,他刚正不阿,如果他真的扣分了,肯定是有理由的,徇私和网开一面这种事都不存在。他用他的实际行动教会我们什么叫做“遵守纪律”。早读的时候他会随机到某个班检查三字歌、新三字经的背诵熟练情况,检查方式是随机点好几列的同学起来一个个开火车背诵。早餐时他会随机点某个年级让每个班把那天的作业都交到他那里去,他要看学生有没有完成以及完成情况。背诵也好,检查作业也好这些是从我们入学时就被告知了,那是“文明班”评比的一部分,做好自己的本份当然不会有问题,但小学是我们最缺乏自律意识的时候,他一开始就逼迫我们得做到。那是给班主任的压力,也是给每个学生的压力。回想起来,我仍觉得袁校长对工作真的非常认真,估计现在不会有校长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管理学校。在后来的求学过程中,我发现大多校长都是一副领导样子,一脸堆笑慈祥的模样,但实际上他们在学生身上花了多少时间做过多少事,我半点说不出来。

还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们4班的包干区是教学楼前的一小片沙地和一条沟渠。我最喜欢做的就是拿着个铁铲在沟渠里铲淤泥。不知道为什么那是一条明渠,如果是暗渠就完全没有清淤这个必要了,清淤是我们的工作之一。沟渠主要有2个部分会堆积淤泥。一个是直路上不知道为什么存在的一个坑,不挖是看不到的,所以想偷懒的话不整也没人知道,但要挖起来,那里的量很大。另外一个堆积点是和别的沟渠垂直交汇的地方。我们经常在那个部位吵架,因为那条沟渠是1班负责的,他们总说我们把东西都整到他们那边去了。沟渠里通常不会有垃圾,如果是下午可能会偶有中午同学们在洗手池洗饭盒留下的饭粒,但我们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卖力地在那里刮“芝麻糊”。现在说起来,我们真的有点心理变态!我们就负责整那里了,不挖“芝麻糊”我们能做点什么呢?没有老师曾示范给我们看该怎么挖,他们也没告诉我们得挖到什么程度。因为铁铲不轻且那项工作看山去比较“辛苦”,所以那片区域只会留给高年级学生。但你知道么,我宁愿去挖那个也不喜欢在沙地上用竹扫把扫满地的洋紫荆花,那完全是扫不动,而且刚扫完又落满地的节奏。我们都把那些包干区的劳动看得很重较真,否则就不会一直守在洋紫荆树下到早读铃声响起才撤退了,因为检查卫生的人会在早读的时候出动,我们最多也就守候在树下扫地到早读铃了,天知道在被检查前又会有多少花被吹落,但那也没办法,那是命啊。

测验考试可以不及格,但“文明班”要是被扣分了那是不可以的,连班上最捣蛋/成绩最差的都非常明白。因为那不是他们一个人的事,是一个班的事。是那个评分系统从一开始就让我们深刻地明白到我们除了是个人,我们还是集体的一部分,每个人都要为了维护集体荣誉而努力。集体不只是在什么运动会或什么比赛里才体现出来,每一天上学的我们都是集体,因为扣分那种事随时会发生。

学校要教会学生的远远不只是书本上那么点。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