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
26

首次进教堂参加仪式

By xrspook @ 22:20:48 归类于: 烂日记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一德路有一个叫做石室圣心大教堂的东西。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那个建筑相当宏伟,小时候有段时间我过一段时间就会路过,但是却从来都没有机会进入到里面,有可能因为那时我跟父母要赶去某个亲戚家,又或者纯粹是从那里路过没有时间进去,而有些时候,或许有时间了,但是教堂的大门却紧紧地关着,我们只能远眺,而不能近观。大教堂的外围栏离教堂的主建筑还有一定的距离,外围栏是关着的,教堂的大门就更加不用说。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教堂的任何活动。

今天我突发奇想,要去那里看一看,我没进去过那个东西,我妈也没有。我妈在广州生活了71年。石室圣心大教堂建于1853年,但我妈这辈子都从来没有进去过。今天打算去那个地方的时候,我不肯定到底能不能进入那个建筑,但今天教堂外围栏的大门是开着的,而且教堂主建筑的四周已经有很多游人。教堂主体的门也是开着的,貌似里面要举行什么活动。我和我妈绕着教堂的主建筑外围兜了一圈,发现原来教堂的面积还真不小,除了主建筑以外还有很多辅助的建筑,比如给神父、修女以及工作人员居住的地方。除了宿舍以外,还有一些用传教的地方,比如说几个教室、图书馆,还有某个大门紧闭,外面写着器物室的地方。辅助设施还包括某些办公室,至于办公室到底有哪些,就不知道了,因为那是不对游人开放的。除了办公以及居住的建筑以外,还有一些建筑也属于教堂,但我就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用途了。

兜了教堂主建筑外围一圈以后,我们来到教堂的大门,向里面看去,很热闹的样子。在外面转悠的时候,我们路过教室,就看见一些人在那里化妆,期间我看到一个穿着婚纱的新娘,我猜教堂要举行什么婚礼仪式。一开始我嘀咕着不敢直接进去教堂主建筑,怕他们要收门票。后来原来发现没有门票这个说法,但是守在大门的信徒会把一些衣着不合适的人请出去。

虽然教堂里面有很多人,但是我和我妈还是找到了比较前排的位置。虽然不是正中间,但是那个可以看到唱诗班以及神父进行各种仪式,当然,实际上到当仪式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教堂里的游人会从不知道哪里涌进来,自然就把我的视线遮挡住了。

从外面看,石室圣心大教堂已经非常雄伟漂亮,在里面看,那更加是不得了。那些彩色的巨型玻璃窗简直漂亮到了极点。我妈觉得那些玻璃窗那么漂亮,是因为在窗户的外面有特殊的灯去打亮。但实际上,那就只是一块普通的玻璃窗而已,大概因为位置很高,你得仰着头去看,而圣心大教堂又比周边其它的建筑高很多,所以阳光不会被遮挡。在室内看的时候,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窗透射出来的图画非常漂亮。玻璃窗很漂亮,整个教堂的石砌框架和砖拱顶也非常漂亮。这肯定是广州最大的石砌教堂,我觉得估计这也是那个时候中国最大的石砌教堂。

婚礼的仪式刚开始不久,我妈就想叫我走,但我肯定要把全部都看完才离开。对我这个不信教的人来说,仪式有些沉闷,但是也有一些好玩的地方。对教徒来说,大概这个仪式非常神圣,我这个路人甲觉得这并不像影视作品里那么快乐,而更多的是神圣与庄重。这明明是很严肃的东西,但是因为被很多纯粹打卡留念看热闹的游人扰乱秩序,而让我觉得莫名烦躁。对那对新人来说,这是非常神圣的时刻,但是那些人却为了自己图新鲜而让场面有点控制不住乱哄哄。一方面,新人的婚礼有这么多社会人士参与,肯定很热闹,但另一方面,被莫名其妙的人搞乱自己的东西,必定会觉得很不爽。

从前,当我们觉得某个人在尬聊的时候,我们就会说他在“讲耶稣”,而今天,我终于进到了教堂里面,看着神父主持仪式,其中一段,就是他自己的祝福与感受,所以,我也终于体会到听别人“讲耶稣”到底是什么感觉。能亲眼看到唱诗班合唱,以及现场管风琴演奏,让我觉得挺过瘾挺新鲜。我参加的仪式是从下午2:00开始的,神父说,那已经是今天的第三场婚礼,上午已经举行过两场。在一个估计能容纳超过1000人的大教堂里举行婚礼,真的非常了不起。

能有今天这个新鲜的经历,我真的太幸运了。

2016-07
24

勾起回忆

By xrspook @ 18:03:29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一周七天里的大多数时候我都会语记来表述blog,然后传到电脑里再作修正,口说blog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一开始的时候这的确有点难,但现在逐渐平常了起来。相比于用键盘敲出自己的想法用口说更需要在之前就想好我要说的到底是什么。口说也有个不好的地方,遇到一些让我很激动的话题的时候我会非常容易失控,越说越激动。但话说回来,如果话题是无法让人激动的,人怎么会有欲望继续把这开展下去呢?!用“说”的方法写blog大概15分钟就能完成1000字+,如果顺利的话最多不会超过15分钟,但如果纯粹靠敲键盘这需要起码20分钟以上。敲键盘可以脱机,但需要配备的“设备”多,语记记录的话就只需手机和网络支持。不是任何场合你都可以想说就说,比如说在某些公共场所即便wifi很好但你还是不能随便开口便说,同理,即便手机具备OTG功能,你总不能随身带着键盘吧。我用手指在智能设备上按虚拟键盘输入的速度太慢,所以这里就完全不把抓机按键盘那种事拿来比较了。

今天一整天都没出门,本打算把中级职称表九里面的半年总结写了,但至今我没有开始。那些东西说难不难,但我在那些问题上拖延症却非常严重。昨天说好的做一个面包烤一个蛋糕蒸一个发糕和蒸一锅馒头我在下午3点多的时候完成了,早上起来8点多就开始做。最终面包和发糕的效果和前天的相比好一点,但实际上也应该被打入“失败”的行列。这到底是为什么?!之前从未遇到过的事情怎么在3天之内就让我遇到2回了???最后等待面包烤制的时候我就调闹钟睡觉了,面包好了以后我更加是直接把小风扇开到最大睡觉去,若不是天气预报的短信响起估计我还不会醒来。昨晚睡了接近10个小时,中午又睡了2个小时,今天没有额外做任何的运动,从前周日我会做个30分钟的普拉提,但近几周我都没有。在晚上该睡觉之前我计划起码要做个腹肌九步曲,但实际上也都忘了。周日对我来说成了彻底的休息日。

走在越秀区的老街道上,搭着公交车路过东山区的宿舍楼不知为何我觉得既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为我实际上跟那些东西实在没什么记忆的交集,我从未在那些地方开展过任何的故事。熟悉是因为那些景物挑起了我内心深处的很多,那些已经消失了、永远都找不回来的童年记忆。还没有解放路,外公拖着我的手领我搭14路车从前进路到海珠广场,然后走起义路一德路的骑楼底到达省中医院,因为我要去那里喷喉。喷喉这种事现在在最普通的社区医院估计也有(麻涌医院有),但当时,喷喉这种高大上我就只能在省中医院做。每次我都觉得走那段路很长,但又不得不走。现在不必这般了,可以搭车到解放南路站或惠福西路站,能少走一大截。现在的广州公交地铁已经很发达,线路多了,等车的频率也缩短了。有时我反而会觉得会不会因为这样人的运动也少了很多呢?我想外公了,也怀念小时候南边路的那个宿舍了。那个我生活了十年多的房子据说是1968年建的,后来又加建了一部分,我有记忆开始加建的部分已经存在。那种宿舍广州很多地方都有,建筑特征是楼梯在中间,有长长的走廊,通常4层,最多不超过6层。那些建筑是混合式结构,所以墙貌似是不能随便拆的。这种楼房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定会越来越少,到那时我该去哪里寻找我的归属感呢?

不想长大,我回缩成10岁不到的孩子了。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