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
27

写作狂?

By xrspook @ 9:35:26 归类于:烂日记

看完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苦妓回忆录》以后,我开始看米兰·昆德拉的《笑忘录》。这本书,我觉得是由多个短篇构成的。我看书的习惯比较奇葩,如果开始看一个作者,我就会把那个人的书都借来看或者都买来看,代表作当然是加西亚·马尔克斯。至于米兰·昆德拉的,我也基本上按照那一套书的书单买下来了。但问题是,米兰·昆德拉那一套书,大概是我高中的时候开始出版的,到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才开始去收集。所以有些已经买不到了。其原因是已经出新版。已经不记得米兰·昆德拉的书我有没有买全,反正我好几年才会突然看一下他的书,所以在书柜上他的书一半以上我都只是放在那里,还没有拆开塑料包装。跟之前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族长的秋天》形成鲜明对比,马尔克斯那本书没有句号也没有分段,很久很久才有一个章节划分。但米兰·昆德拉到《笑忘录》,基本上两三页纸就是一个章节。所以看起来觉得进度比较快。这么短就划分一下,会有种故事还没说完,然后就突然不说感觉。

马尔克思的书背景是加勒比地区,而昆德拉的书背景是捷克波西米亚。总的来说,马尔克斯的书里面谈到政治的不多,虽然里面经常会出现一些游击队或者打仗之类的东西,但给人的感觉是那些都比较儿戏荒唐。但波西米亚这边则完全不同。从前看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的时候,我觉得当时他就能杜撰出这种东西真不容易。但现在当我看多了昆德拉的书以后,我知道那不完全是杜撰。那个时候,在俄国苏联的统治之下,欧洲的那些小国家,命运的确挺悲惨。并不直接把你关进监狱,而是让你活在这个社会上,但你身边的人都不得不孤立你,因为如果他们接济你帮助你,他们也会受到牵连,他们也会被孤立。有住的地方,但经常被监视。活在一个社会,却没有地方肯给他们工作,赚不到钱,怎么才能活?所有一切都在幕后黑掌控制之下。想想都觉得恐怖,相对而言,不过是奥维尔写的《一九八四》来得有点,科幻色彩。我有点同情那个时候的人民的,尤其是那些受压迫的。但同时我也明白到,这种事情,任何一个时代都会发生,只不过这种事,暂时没有发生在我身上而已,即便是现在,肯定也有人在遭着那种罪。我不知道,不意味着这就不存在。我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我地位太低。有时候某些东西,知道得太多不是好事。因为如果你不知道,你可以完全凭借你的感想乱胡发挥不顾后果,但如果你知道得多了,你要顾忌的,也会很多。你再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自由自在了。既然如此,人为什么还要故意知道那么多?

昨天《笑忘录》里我看到了一段关于写作狂的说法。什么是写作狂呢?写作狂就是写出来的东西是为了吸引陌生人看,不为自己而写,也不为自己认识的人而写。我狠狠地对照了自己,发现可能我是半个写作狂。因为我写东西的时候,一半是为了自己而写,而一半是为了服务那些我都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陌生人。我觉得陌生人看到我写的东西快乐,我就算实现价值了。但我不是为了取悦他们,我写出来的东西愿者上钩。因为我的写作不是为了营销,也不图什么金钱或物质上的回报。

之所以喜欢看外国的文学作品,尤其是小说之类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通常那都不会被翻译得非常隐晦,所以直接可以去思考,我不需要先琢磨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古诗词之类的那些东西在我融汇贯通之前还得先纠结理解一番,太费劲了。

2015-12
11

扮高深

By xrspook @ 13:39:34 归类于:烂日记

智慧到达一定程度都趋于大同,那种大同我们有不同的说法。有人称之为哲学,有人称之为真理。但那些东西其实都是很高度概括的,没有一个具体形态,因为没有人能保证我们现在所看到感受到的形态是不是就一定是真的。没有绝对的真,只有和真尽可能地无限接近。上面说的一通,貌似很哲学貌似很概括,但实际上却非常的实际。每次在科学上谈起误差神马,就必然会说什么绝对误差相对误差相对相差,其中很强调的一点正是上面所说的真实值其实根本无法得知,我们只能做到无限接近。承认这一点后,世界非黑则白的观点自然就很容易被呵呵掉,因为没有绝对的黑与白,从题设上看那已经不合理了。同理,我不相信最高级,我觉得最高级是狗屁,但我崇拜比较级,比现在的最好还要更好是不是应该荣登最高级呢?但如果从更远的角度俯瞰这件事,往后的人会觉得现在所谓的最高级也不过是一般般而已。在向上的路上没有终点,如果说你看到摸到终点了就只能说你的目光还太狭窄,没有做到可持续发展也没有做到与时俱进,你不过是困在井里屁颠屁颠地以为自己很牛叉而已。学习的路无止境,追求更高更远更辽阔的心应该持续一辈子。

为什么今天一开篇就在谈那么高深的东西?因为昨天下午的读书活动有人说《道德经》也有人说《三体》了。前面一个没有解释简直就是必定看不懂或理解错误的的摩斯密码。后面一个你没有些科学基础没有足够丰富的想象力脑洞开得不够大你必然会跟不上节奏。一个是古老的文献,另一个是超前的科幻小说,但二者归根到底要让读者得益的都是上升到哲学层次的东西。我不会主动去看《道德经》,因为我对古文天生没好感,你不如让我去看编程代码。至于《三体》,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另一个模式的《一九八四》,有浓重的黑色幽默,有超前的破天荒式的规则设定,这样的作品必然会在国际上大受欢迎。这不是天朝人的传统风格,大多数天朝人都不会这么写、也不敢这么写。我会不会某天去看看《三体》呢?或许吧。

我不觉得是一个专业的人就得完全潜心于那个东西,在某个东西上研究得很深入、知道得很多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那是最基本的核心技能嘛。但只顾往里钻而没有关心了解世界上的其它这必然会导致的钻的速度和质量打折扣。一方面,世界发展到一定阶段,要想在某一个方面创造个新天地出来是非常困难的,另一方面,成型的技术已经非常多,学科的交融混搭显然是种非常重要的发展趋势。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当然会变得更强大。当发展到达瓶颈的时候我们更需要拓宽思路寻求突破。钻得深了,我们看到的就只是面前那一小块难啃的石头,但若肯主动退出来不一样的视角必将摆在眼前。现在的人普遍缺乏毅力,同时也缺乏主动创新。人们接受新事物的速度是很快的,但绝大多数的人从未想过要成为制定新规则的那个,因为显然当开荒牛得面对无数未知的困难,大家觉得没必要去那般折磨自己。综上所述,如果你有足够强大的毅力外加你有勇于开拓不怕撞墙的进取心,你必将注定不只是个普通人。那得多久才能被验证?最终能有多牛叉?那都是后话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人一辈子都很充实,无聊后悔神马与TA无关。

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