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
22

陀螺转不停

By xrspook @ 20:21:35 归类于:实验生涯

耳塞响起Lenka的Live Like You’re Dying,让人感觉很舒服,那些美好的第五季,单纯追GA的日子,就像Lenka的这首歌那样软绵绵的能让我忘却现实生活中的种种。

这两天像个陀螺那样被叫做这个做那个,当我在办公室的时候要我去检验室,当我在检验室的时候要我去办公室。人只有一个萝卜坑有很多。一方面,每次开会都老是点我名,说什么任务很重要,一方面,却连我这个“组织者”都不留一点时间,正是那句“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已经决定不会在下班时间给他赶。两个星期已经过去,我一点东西都没干,有点心虚,但却完全是恐怖局面给逼出来的。

这帮人压根就没有前瞻性,每次都是滚水烫脚的时候才热锅上蚂蚁。有些东西真的无法预知吗?还是那帮人根本就在混日子,得过且过,希望不希望发生的永远都不发生。抱这种思想考试的人只会有2个结果:1、聪明绝顶,完全抓住了老师的意图,猜题百发百中;2、一塌糊涂,越是害怕越是不希望考的东西越考。能成为第一种人的应该不会多吧。

今天的检验都很顺利,一个小麦全指标,一个标定都在预料之中,算是一点安慰。

晚上喂小狗的时候发现那个白的不怎么吃饭,他看上去很正常,但扒开嘴才看到原来他的小牙还没长起来,下颚基本没有,上颚只有小小的几点,在长牙这个关键步骤上他落后于其他小狗了。小的时候,他体型较大,但现在,已经渐渐被一些超越了。当人家都努力地吃饭把肚子撑成圆球的时候,他还只是不太起劲地在旁边徘徊,真为他急啊。你可以个男孩子啊!

明天就周五,接着就周末,再过一星期七月就完蛋了。

到底是谁偷了我的时间?!

2006-05
24

荚膜+芽孢=?

By xrspook @ 19:33:53 归类于:实验生涯

芽孢+荚膜
图片来自:http://www.ecmm.sdu.edu.cn/kxyj/003.htm
说明:左边的荚膜——肺炎球菌荚膜,右边的芽孢——炭疽杆菌芽孢,图片均来源于网上。

今天是食品微生物实验的考试。其实也无所谓什么紧张不紧张,因为要考的那几个操作都是最最基本的,可以说是做实验的必备素质吧,所以在之前的晚上我根本没有看过书,但不看书不代表我就很自大,因为那些步骤那些手法我都已经记在心里了。但今天的一个特殊变故却让我很惊讶。虽然今天是考试,但我却仿佛没有经历那个让人心跳加速的考核,因为在某个程度上,老师让我和Shirley都免试高分pass了。他很清楚我们的水平,也应该知道我们上实验课是很认真的,而且我们已经开始跟他做题目了。全班就只有我们两个没有经历考试。老师在上课之前分别叫我们做了一个接在斜面上的荚膜芽孢杆菌的涂片、染色和观察。我们大概做完的时候他在考试前要说的也说完了,然后就宣布,“你们两个不用考了,做得那么好还哪里用考。”于是有一点点紧张的考试就此结束。我从来没有想到跟着老师做事可以在那里沾到便宜,但这次,我觉得自己是得到便宜了。

但很可惜,老师接在斜面上的料想中的荚膜芽孢杆菌在涂片后无论怎么观察都找不到应该能找到的荚膜。全部都是杆菌,芽孢是能看到,但不多。于是老师就拿出了最初找到那些“好东西”——荚膜芽孢杆菌的培养基要我们再为他做涂片,因为他还要为其他的同学操作考试。但真的很可惜,效果真的不好。在上一次找到好菌的地方因为上次已经被我们“掠夺”得差不多了,能继续下接种环的地方对我们这些不太熟练的人来说很少。于是第二批涂片宣布报废。而在第二批中,Shirley的还能找到要找的荚膜芽孢杆菌,但颜色太浅了,于是老师就叫她再次染色,但染色后的效果不好,很难找到目标杆菌。我的第二批挑的地方和Shirley的不同,效果就更不好。本来已经想放弃的了,但我们还是做了我们第三批。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在染色过程中我们故意把结晶紫染色的时间延长到2分钟,因为要再次染色的话效果应该没有一次成功的好。而且在最后一批的BB的选育当中,我们拼死一搏,Shirley找了些在那些最原始菌旁边的像鼻涕那样的微生物为对象,而我则选择了远在原始菌对岸的同类为下手的地方。最后,我们终于成功了。最后一批的BB终于成功了!因为染的时间长,所以我底片某些地方简直就成了紫色了,荚膜那里则是透明,而里面的芽孢杆菌则是紫色,在片的某个紫色很深的部位可以说可以轻易观察到要观察的东西。而Shirley的片子我还没有观察就已经撤掉了,所以,无法评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老师把我们俩最后的BB都留下来做为给学生观察的对象了。

也许在别人的眼里,我们俩的确是高分免考了,但当他们在考试的时候我们也一直在忙乎。考试一共有4个题目:一、涂片;二、革兰氏染色;三、显微镜使用;四、划平板。我们实际上是把前面三个都集合做了,而且是做了三次。虽然说数量和质量不能相提并论,但如果操作的数量够多的话,质量能不提升吗?老师给了我们90分,说实在,我和Shirley都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但如果真的要考的话,我相信我们也会有很好的表现。我知道的人之中同样有90分的还有嘉怡,没有留意她抽到要做的是什么题目,但我相信老师是有眼光的,她一定做得很好,我相信老师是不会轻易在她做的时候对她说:“恩,这个女生很不错,好!”(详细请看她的日志:开心ING~~神的孩子在跳舞)而老师课后对我们俩说我们班是他教的所有班中最认真的,所以也是整体成绩最好的。他很欣赏我们,我们也很欣赏他这种老师,真的!

不知道在广大的细菌当中荚膜芽孢杆菌到底普遍不普遍,但听老师的语气,那一定是个好东西,特别是用来教学就更完美了。一个涂片满足观察荚膜和芽孢的愿望,Wow,实在太好了!

心情虽然有点不知怎么形容,因为自己毕竟没有经历考试嘛,但,还不错啦,感谢同学对我们俩的理解,感谢老师给我们如此的机会,谢谢大家!!!!

2006-04
5

镜中菌

By xrspook @ 21:42:41 归类于:实验生涯

今天的食品微生物实验是看“菌”,其中包括细菌、放线菌还有真菌,而再分一层,细菌又包括芽孢杆菌、荚膜、葡萄球菌;放线菌就只有一种,至于尊姓大名老师没说;真菌包括白酵母、红酵母、根霉、黑曲霉还有青霉。幸好我班的人神通广大,有的高相数手机,有的干脆就A610把菌菌们都拍摄了下来。所见,即所得,这就是我们或者在老师帮助下的我们所看到的。

芽孢杆菌 荚膜
葡萄球菌 放线菌
红酵母 根霉
黑曲霉 青霉

全部图片点击可以看大图(1024 x 768) ,但这个东西发上Flickr上也被无情地压缩了,所以要看2592 x 1944的原图就要到我们班的相册http://photo.163.com/photos/food20043603/39155084/上面有更多更多的菌菌们的照片。其中底色是蓝色的就是我和一个女生的共同作品,当然,主要工作从夹取到装片再到最后的在显微镜下找到目标都是我的工作,她就负责在我夹菌的时候把载玻片递过来和把盖玻片盖上。在显微镜下我一下子就找到了我要的目标。刚开始找的不是相片的这个东西,而是一堆好像芽菜般的东西聚集在一起,有半透明状的菌丝,也有那个黑色,有些透明有些不透明的一颗颗东东,如果再用高倍数的镜头(当时用的是10× )如果用上100×那么看到的大概就是一个有点像毛球的东西上面有很多孢子。虽然从来没有在显微镜下看过黑曲霉,但我肯定那就是我要找的。

搭档很随便地找老师去看看我们的“作品”。老师看到好高兴不已!说:“这个同学做得不错!可以看到菌丝!因为很多同学都只夹到了孢子,这个有机会看到菌足……”于是坐在隔壁正准备做第二个片子观察的我高兴地“Yeah~~~~”这是我第二次做实验被老师表扬,都是因为我第一个做出那个班的同学不曾做出的效果。第一是高三做化学实验,那次实验是要做硫酸亚铁晶体,但同学们都得不到晶体,但我却惊讶地在滤纸和静止的试管中找到了我们要找的硫酸亚铁晶体,晶体还是大大颗的!老师说直到我做出来之前,她和另外一个老师带领的班还没有人做出过。我还清晰地记得,那次实验别人都是两个人合作,唯独我被单了出来,铁粉加硫酸,由于铁粉里面不纯还硫,空气中弥漫的臭气味我记忆犹新。别人都躲到别处逃避搅拌那些酒精灯上加热的铁粉和硫酸而我则只能一个人承受这一切……但这次的黑曲霉经历不同,这是共同合作的结果。

老师找了好一会儿,高兴地说,找到了菌足了!!!于是大家都凑过去想一睹那个真面目,但除了老师好像大家都只看得一头冒水。菌足大概就是那些L字形或者T字形,很抽象,若有若无的东西吧。毕竟用10×来观察小小的黑曲霉的菌足就有点难度。但如果对象是根霉难度就不那么大了,看看根霉的照片,左上角,T字形的就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师把显微镜调到黑曲霉照片现在的角度?!照照片的时候没有选有指针的照,就更难琢磨到底老师指的那个是菌足了-_-|||||

整个实验课都看这些东西,最后就是导致我好长的时间戴上眼镜就发晕(不戴眼镜没事)。还记得老师一边在为同学调显微镜,一边吹水般地问:“你晕不晕车啊?”同学答曰:“晕啊!”老师回答:“那么你就必然晕镜(显微镜)。”同学懊恼:“我该怎么办?”我回答说:“搭多几次车就不晕了,看多几次镜就不晕了。”的确,晕车的不是没得救,多搭几次习惯了,就好了,千万不要给自己什么心理压力。

以前看显微镜一直是我的硬伤,原来看显微镜也可以很好玩。菌菌好漂亮啊!!!!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